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快穿之养老攻略 > 第两千九百三十五章:女婿家中长辈齐(15)
    怀孕期间还要工作当然是比较累的,但为了生活,路媛媛还是坚持了下去,一直坚持到加上一个月坐月子的时间,正好能凑满孕假时。

    这才请了孕假,回家休养。

    休养的日子。

    她过得还是很不错的。

    一点活都不用干,一日三餐也都是尽量配合着她来,就是属于她能吃什么,朱娟就给她做什么,其他人都得靠边,家庭氛围看着相当和谐,做婆婆的更是比亲妈都好。

    过程中另外四个老人。

    也都纷纷过来了好几趟。

    关心着路媛媛的身体和孩子。。

    一切是那么和谐,相得益彰。

    直到路媛媛生产并且医生把孩子抱出来,道了声恭喜是个千金。

    先前种种便全都变了。

    就连脸色都从本来的期待直接变成不耐烦,甚至隐约带些厌恶。

    “怎么是个女的。

    她怀孕的时候不是一直喜欢吃酸黄瓜吗?怎么会是个女娃子呢?”

    “她明明肚子尖尖的呀!”

    “医生,你们是不是看错了。

    不对,你们是不是抱错了啊?”

    说话间功夫,朱娟就已经上手去扒拉孩子衣服了,想要亲眼看一看,这个孩子到底是男是女,也许只有这样,她才能够彻底的死心。

    而乔木则是在边上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场闹剧,看着她们的态度比变脸还快的出现天壤之别,内心不由自主的生出一丝悲凉,因为边上那些个男的,那些个公公太公公之类虽然应该也重男轻女,但他们最多脸色有些垮,可一句话都没说。

    真正说出嫌弃话的都是女的。

    都是女的嫌弃女的啊!

    乔木这边刚感慨完,先前一直没说话的那几个男的,就说话了:

    “哎呀,丢不丢人啊,女娃就女娃吧,古话不都说先开花,后结果嘛,反正现在又不是只让生一胎。

    等她有机会以后再生嘛。”

    “现在允许生三个了,还就不信生不出男的,快点把孩子安排好。

    别再受凉冻着。”

    “没事,闺女我也喜欢。

    还有,妈,你这些话回头可别对媛媛说啊,媛媛要坐月子呢,你这些话说了,她铁定不爱听,甚至还生闷气之类的,再落下了病根。”

    他们这一大家子围在一起,愣是把乔木给挤出去了,说话的时候似乎也没把乔木考虑进去,好似乔木不在,耳聋听不见他们话似的。

    或许也有可能他知道乔木为了自己女儿的身体,大概率不会去说这些,就算说,也得等坐完月子。

    这时候,朱娟本来是想再说些什么的,但抬头就看到了乔木正面色不善的站在那边瞪她,想了想。

    终究还是偃旗息鼓。

    没再继续说。

    只是不耐烦的说了声知道了。

    就开始听从护士们的安排,把孩子和孕妇都一起送到该送的地方去,并且陪床的陪床,出去买东西的买东西,回家煲汤做饭的煲汤。

    乔木也出去了,她去了一趟药房,打算给她闺女煲点药膳,并且顺带着制造一些调理身体的药丸。

    生孩子可是一场极大的先天耗损,有些伤害甚至是不可逆的,远不是说什么月子坐好了就能一点事没有,分娩致残比例可不在少数。

    路媛媛这次生产虽然没大碍。

    但是一些不可避免的损伤还是有的,所以适当调理相当有必要。

    ……

    一个多小时后。

    老宅那边,朱娟正煲着汤。

    并且一边等待,一边吐槽着:

    “原本还以为她能给我们老李家生个孙子,特地给她准备了这么多好东西,结果就生了一个闺女,真是白瞎了我给她吃的那些补品了。

    我当年从怀孕开始,一直到生完你,坐完月子总共也就喝过一次鸡汤,吃了不到三十个鸡蛋,她吃了那么多好东西,全被她浪费了。

    生个丫头片子有什么用。

    回头不都是嫁人的货色。

    李恒,你有没有听我说,我跟你讲,不管怎么样,肯定要让她生二胎知道吗,你们老李家这一代可就只有你一个儿子,你要是不能生个儿子的话,你们老李家到你这一代可就断子绝孙了,总不能指望你妹妹生孩子给老李家传宗接代吧。”

    “妈,就因为你们先前做的那些手脚让媛媛怀孕的事,现在她都不让我碰,而且她也明确说过她不会再生第二个了,我能有什么办法。

    你越说,她越不愿意生。

    您别折腾了,顺其自然好了。”

    李恒是真的有些头疼,虽然他一直知道他母亲有些重男轻女,平常对他也比对他妹妹要好上不少。

    但是还真没想到,他母亲会重男轻女到这种程度,重男轻女到知道他生的是个闺女后,都不愿意抱她闺女,并且立刻开始想下一胎。

    不过李恒的这番话,显然也让朱娟十分之不满:“顺其自然个屁。

    我要是真顺其自然,你跟她现在连闺女都没有,更别说儿子了。

    要不是我做了点手脚。

    她现在能怀孕吗?

    你知道断子绝孙的那些个人家后来都是个什么情况吗,啊,死了之后清明都没有人烧纸,坟荒了都没有人去除草,八年前村里面迁坟的事情你忘了,那些个没有后人的坟,那不都直接刨了扔了,埋了!

    连个墓碑和坟头都没有。

    这死了能好过!

    这些难道能指望闺女吗?能指望闺女,还能指望外孙外孙女吗?”

    说到这儿朱娟顿了顿,脑海当中又有了些新的想法,立刻说道:

    “对了,我有一个想法,我回头跟亲家母说说,如果她闺女要是能生两个男娃,那就给一个给她家。

    给一个男娃跟他们家姓路。

    把他们路家的香火传承下去。

    我想这么一来的话,就是我不急,亲家母都得着急催她闺女生。

    要是能生三个就好了。

    再来一个跟我姓朱。

    我们老朱家也能传承下去。

    唉,有时候真羡慕人家一胎生三四个儿子的,虽然说压力大,可那么多儿子一生,真的是哪家都不用担心断了传承,喂,李恒,你有没有听我说啊,亲家母现在在哪?

    是还在医院还是在哪?

    我现在就要跟她说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