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西游之大道宝瓶 > 第二十九章 再见陆章
    不过这些热闹与陆羽无关,他前来赴宴只不过是为了见见猴子罢了,至于其他妖王愿意和他交谈的他来者不拒,但不愿和他交流的他也懒得说话,一个人自得其乐。

    宴会一连开了七日,除了第一天陆羽参加之外,后面几天他都流连于花果山的山水之间,自得其乐颇有几分有道真仙的模样。猴子也清楚他的脾气,也没有打扰他,让陆羽享受了难得的清净。

    这一日陆羽登山观日出,远处海上生云雾,早晨阴阳交泰,清气上升浊气下降,乾元之气迸发,造化天地万物。

    “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望着这神奇的一幕,陆羽不由得颂起了曾经在道经上所看到的话语,明白了其中讲的道理,他清楚这些所得现在看不出成果,却都会成为他修行的资粮,总有天能用到。

    “书生,你好逍遥啊!”猴子一跃便跳到了陆羽的跟前,他总算是把赴宴的妖王全部送走,这才赶来见一见故友。

    “我闲人一个哪有你齐天大圣一天迎来送往的繁忙!只是希望你莫忘了修行才是根本,名声皆是浮云,切不可本末倒置!”看着兴奋的猴子虽然知道他的修行之路有人已经替他设计好了,但是陆羽仍然提醒道。

    毕竟外力终究是外力,猴子吃蟠桃盗金丹虽说法力雄厚世所难及,但速成的后果是只有法力没有修行感悟缺少道性也无形中限制了他的发展。

    “书生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像个人间的老夫子!放心,玩闹归玩闹我的修行可没拉下,毕竟我可不想被你超过去!”

    “对了,你前面使得的那个定身法一定要教我,真是太厉害了!你如果不教我,我可就不让你走了!”猴子一想到前面陆羽定住蛟魔王心头一阵火热,顿时开始央求陆羽道。

    “教你定身法倒是可以,只不过你最近到底有没有懈怠修行?”陆羽还是忍不住啰嗦了一句。

    “我最近琢磨出了你以前说的那三头六臂的神通,待会也教给你,绝不占你书生的便宜。”孙悟空一脸大气的说道。

    陆羽无语的望着这个故作大气的猴子,他还不知道这家伙的脾气,若是再有什么他感兴趣的法术,便会天天缠着自己非要学到手不可,当初的法天象地便是这般被他学去的,不过他也没想到猴子居然真的通过自己的只言片语便将三头六臂的神通推演出来,心中不由暗叹到底是灵明石猴,果然见心明性。

    与此同时拜别先生下山的刘青云也到达了禹州,看着眼前气派的禹州府邸,刘青云感慨万千曾经自己的家便在这样的府邸之中,只可惜如今那座雄伟的故乡已经葬身火海,如今自己去恐怕也只能看见断壁残垣。

    门口站岗的军士看见一位陌生的青年,以为是仰慕自家将军的年轻人,这段时间陆章已经完全掌控了禹州所有的势力,在他的努力治理下禹州百姓安居乐业,日子一天比一天过的好,因此很多人都感激陆章,不少年轻人以陆章为自己的偶像,经常可以看见前来拜访的人。

    不过最近将军府也有烦心事,年前禹州和相邻锦州开战,谁料主将陆章居然被暗箭所伤,如今卧床不起,战事也进展的十分不顺利,士气有点低落。

    “少年郎,不要在将军府徘徊了,我家将军可没那么多闲时间接见你,若是想投效可惜到城西大营投军,将军爱兵如子经常和士兵同甘共苦,在那里看见将军的机会比较大。”看门的军士还不忘给自家招兵的大营打个广告。

    “烦劳小哥禀报一声,就说老家刘青云来访!”

    军士这才发现刘青云一身气度非凡,身穿白袍背负长枪,面如朗月眼似星辰端的不凡。心中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赶紧进入府中禀报。

    不一会便看见韩江雪拉着自己儿子陆承乾跑了出来,看见眼前已经长大的少年惊喜的说道:“青云来了,叔父可曾一起?”说完便向刘青云身后望去。

    “青云见过大嫂,先生此次并没有来,只是吩咐我下山助陆大哥一臂之力!”

    韩江雪听闻此言脸上难免露出失望之色,不过她也知道像陆羽这般的修道之人向来是离群索居,便又热情的对着刘青云说道:“你能来实在是太好了,你陆大哥前些日子还念叨你呢,说你答应他学成下山来帮我们,却迟迟不见踪影。”

    说完便领着刘青云向府内走去,一边走一边将自己儿子扯到身前:“这是我儿子陆承乾,你们年轻人可要好好亲近。”

    韩江雪自然是知道陆青云的本事的,自然希望自己儿子能够和他建立良好的关系。

    刘青云倒是没有拒绝,他也很好奇作为自家先生的孙子辈,这位陆承乾究竟如何。

    交谈之下发现陆承乾虽然年纪尚轻,但见识非凡,又自小便帮助父亲处理政务,可谓干练非凡,兼之他温文尔雅没有陆章的杀伐之气,的确令人心生好感,不由地赞叹了几句,直夸的韩江雪喜笑颜开。

    周围过往的仆人们何时见过自家女主人这般和颜悦色的对待一个年轻男子,要知道韩江雪治家极严,平日里不苟言笑就是对世子陆承乾也没有这般和蔼过。

    进到内院这才发现陆章正躺在床上,脸色苍白。旁边一位长得极胖的道人正陪坐在床边,两人不知在交谈些什么。

    “陆大哥你这是怎么了?”刘青云开口问道。

    “是青云啊,让你见笑了,前些日子出征不小心中了一箭,那箭上淬了毒,要不是长春子道长配出了解毒药恐怕你都见不到我了!”陆章说起此事来还是有点心有余悸。

    “难怪先生说陆大哥你最近有一难,那我来的正是时候,对了院里的老杏结果了,先生让我给你们带来尝尝鲜。”说完便从行囊里拿出杏子。

    陆章见那杏子金黄如玉,上面似乎还有金色气息流转,闻着杏子的清香就让自己感觉十分的舒服,高兴的道:“没想到还能吃到这棵老杏的果子,记得小时候经常吃,不知道味道和以前有没有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