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太古吞天诀 > 第1020章 1020、两人密谈
 “行了,大人何等人物,自然不是什么心胸狭隘之辈,不会同你们计较的。”

胡林看到小厮们知道害怕了,转而出声安抚了起来。

其实这话不仅是说给小厮们听得,也有自己。

当然。

最重要的还是古尘要听到。

因为刚刚自己对古尘的称呼也不太尊敬。

一旦古尘震怒,不仅小厮们要倒霉,恐怕自身也躲不过去。

“是是!”

小厮们连连点头,然后各自散开,去警戒周围了。

胡林看了眼古尘的房间,感受着不断波荡出来的空间,艰难收回了目光。

这时的房间中。

在太古吞天诀经文的推动下,古尘正在不断的接近空间玄奥。

为了加快突破的速度。

古尘还抽调出了一滴仙人之血,借助仙人的磅礴力量,看到了完整的空间玄奥。

“和我想的一样!”

古尘看着面前空间玄奥化作的海洋,笑了起来。

“万钧沙罗虽然死了,但毕竟是仙人,他的鲜血内蕴含着诸多的玄奥,其中就有空间玄奥。”

古尘的心神投射到了空间玄奥组成的海洋,畅游其中,很快就得到了大量的‘养分’。

开始大步朝着金丹境四重迈进。

而在这个时候的另一边,距离通天馆有一段距离,可比皇宫要近得多。

一幢巍峨的黑色宫殿建筑的最深处,一间只能容纳三四个人的小房间中。

正坐着两道身影。

一个散发着淡淡的金丹气息,另一个更强,散发着元婴的可怕气息。

正是王天道和逍遥子。

两人已经相对而坐,长达一个多时辰没有开口了。

双方都在等对方先出声,这样才可以掌握主动权。

在接下来的谈话中,成为主导者。

这十分的重要。

所以两人都不第一个开口。

逍遥子本来不当回事,觉得自己的修为高过王天道,一定可以逼王天道先低头。

到那时,还不是自己说了算?

可半个时辰过去后,才发现自己把王天道想简单了。

“好小子,有这么好的定力。”

逍遥子看着王天道,本能的想到了古尘。

隐约从王天道的身上,看到了一丝古尘的影子。

“只是和古尘此子比起来,还是要差许多。”

逍遥子摇了摇头,又等了半个时辰。

仅有的一点耐心,终于还是用光了。

准备开口。

而这个时候,王天道也是一样。

先是等到了半个时辰,以为逍遥子会先说话。

结果发现低估了对方。

“元婴境就是元婴境。”

王天道收起了对逍遥子的一点轻视,十分谨慎的又等待了半个时辰。

也准备开口。

突然的一个瞬间。

王天道和逍遥子同时发出了声音。

“师侄!”

“前辈!”

两人听着对话的称呼,先是一愣,然后大笑了起来。

都知道对方也在等待,但都等不下去了。

“幸亏坐在我面前的是王天道小友你,如果是古尘那个小子,可能再等一个时辰,他也不会说话。”

逍遥子笑着道。

“这也是我想说的话。”

王天道没有立刻从逍遥子的话中听出,自己有些不如古尘。

大笑了起来。

“既然大家都是明白人,那么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王天道收敛笑容,盯着逍遥子看了起来。

“前辈传音让我过来,应该是为了古尘此子吧!”

“不错!”

逍遥子开始还有些犹豫,但很快就点了点头。

“王天道小友与此子是许久的敌人,应该十分了解此子,知道他是一个十分可怕的存在。”

说话的过程中,逍遥子的表情不断变化,越来越凝重。

好像谈论的根本不是什么金丹武者,而是和自己一样的元婴境超级强者。

甚至比自己还要强大。

王天道尽管不愿意承认古尘的厉害,可还是点了点头。

“看来前辈也看出了此子的威胁,准备阻止此子进入学院了!”

“对!”

逍遥子再度点头。

“我的确有这个意思,但却无法直接这么做。”

“因为他和院长关系不一般,我要是直接这么做了,恐怕不仅不会成功,还会得罪院长。”

逍遥子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恐惧。

“王小友,你应该知道院长是化神大能,神通广大,远非我这个元婴境能够抵抗的。”

王天道阴沉着脸,点了点头。

“王小友你不知道的是,院长还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人,我要是对此子动手,那么不等回到学院,院长就是对我动手。”

逍遥子将诸葛莫龙描述得十分可怕。

一半是事实,另一半是想告诉王天道,自己无法动手。

只能依靠对方了。

王天道一开始不明白,可很快就回味了过来。

“前辈,你的意思,我大概知道了,但这不可能。”

王天道没有直接戳破逍遥子的意图,而是断然摇头。

“我虽然和此子不共戴天,但也不会成为什么人手中的那柄刀。”

王天道说完,直接站了起来,就要离开。

与逍遥子来一场不欢而散。

逍遥子被王天道的举动吓到了。

没想到王天道如此的‘刚烈’。

一言不合就要走,连点商量的余地都不给。

“王小友!”

逍遥子连忙起身,拦下了王天道。

“谈话才刚刚开始,怎么就要走,我们再仔细的谈谈。”

“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以商量的。”

王天道停下了步伐,心中也想对付古尘。

要是拉上了逍遥子这个元婴境,肯定会有许多的助力。

所以便沉默着回到了位置上。

“既然前辈都这么说了,那么我就再听一听。”

“只是我提醒前辈,想让我一个人动手之类的话,就不要说了。”

“不然我起身就走。”

“王小友放心,我有分寸。”

逍遥子笑着道,但心中已经将王天道从头到脚的骂了一遍。

“其实我对古尘小友没有那么多的仇恨,只是本能的觉得,留着他,会对我造成威胁。”

逍遥子沉声道。

“虽说只是一个直觉,但这些年,靠着直觉,我躲过了许多次的危险。”

“因此我不能不进行认真的考虑。”

“王小友,你应该对此感同身受吧!”

逍遥子没有继续说下去,看向了王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