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我能看穿弱点 > 第一百二十五章:遇见
    这时候李慧丽也动了,极速冲了过去。

    两个身形化作两道残影,穿花蝴蝶一般,穿插游走,将一颗颗的果子接住,时间似乎变慢了。

    柳欣悦梅清雪等人看的小嘴变成了o行,呼吸急促,目瞪口呆。

    李慧丽的速度已经极为夸张,无论脚下的移动还是手的动作,都已经看不清楚,孟茜速度显然比李慧丽更快。

    很快的就发现手不够用了,只能将自己的运动衣衣襟撩起来,接住,然后闪身到身旁,将桃子放下来,又快速闪回。

    李慧丽则是有样学样,将裙子都撩了起来,还有着打底裤。

    两个女孩配合得相当不错,竟然在一个离开的时候,另一个加紧动作,愣是没让一个果子掉落地上。

    最后两女孩脸蛋微红地撩着衣服,将最后的一批放了下去,最后都行若无事的退回到了原地。

    “别摇了!再摇下去,树都要给你摇断了!”

    柳欣悦满脸兴奋,脸蛋红扑扑地朝着孟茜和李慧丽走了过去,连声夸赞她们的身手,甚至拿起孟茜的小手看了又看。

    梅清雪、龙羡鱼、也走了过去,震撼无比,连连惊叹。

    任雅婷都忍不住地把王希带到了王梦瑶身边,自己也加入了惊叹着的行列。

    她们都是心思机敏的女孩,震惊无比地相互对视,心中都有些悚然而惊,都感觉这个世界可能真的有着她们所不知道的另一面。

    就连龙羡鱼作为这几个女孩中家世背景最深的一个,也是惊骇地思考着,像孟茜李慧丽这般的身手,都没有听家中的长辈提起过。

    她家里也有不少私人保镖,而且不少据说是部队上退下来的兵王,但似乎都和孟茜她们没有可比性。

    在和孟茜他们聊了几句之后,忽然对视几眼,都朝着许诺围了过来。

    有些事情,似乎不好跟孟茜说,也不好问,但许诺这家伙显然是知道一些她们所不知道的东西,而且今天的事情,到底是不是他故意安排的呢?

    他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

    许诺在她们心中真的是变得神秘了起来。

    但她们知道一点,许诺肯定不会对她们不利。大概忽然和她们分享这个秘密,是有深意的吧。

    柳欣悦就赞叹道:“许诺啊,我看孟茜姐姐刚刚是不是用了什么步法啊?是传说中的凌波微步吗?”

    她这话一出口,逗的梅清雪她们格格地笑了起来。

    李慧丽也在笑,就连孟茜都忍俊不禁了。

    许诺哈哈大笑,而又正色地煞有介事地道:“这不是凌波微步这种低武世界的功法,而是叫做神行九变的高武世界步法……”

    “低武世界?高武世界?神行九变?难道这不是科技大炮法治的社会吗?”

    梅清雪、柳欣悦喃喃地道,不禁有些迷糊了。

    实在是她们还没有从刚刚孟茜她们恐怖无比的身手中走出来,又见许诺说的真像那么回事,一时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什么……低武世界,高武世界,神行九变……太会胡诌了吧……”

    孟茜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道。

    努力地憋着笑的李慧丽再也忍不住,也笑了起来,不过笑了几声,她忽然发现了一个相当严重的问题。

    那就是回想刚刚的一幕,似乎许诺不但知道了她们的身手不错,似乎还对她们战力的极限都了如指掌。

    但这不可能啊。

    老板没有功夫在身,怎么可能看出我们的实力边界?

    肯定是碰巧的。

    她疑惑地看了看孟茜,见到对方并没有显露任何的疑惑之后,她也就把这疑惑完全抛了开去。

    柳欣悦梅清雪这些女孩儿呆愣的模样把许诺也逗笑了,他就只道:“就是开心一下,玩玩而已,别多想……回头再说……”

    几个女孩都露出我懂的神情,连连点头。知道这里肯定不是聊这些东西的场合。

    但也都想着尽快要从许诺那里知道一些事情,否则真是心痒难搔,而刚刚露出的世界的一角,也令得她们心中有些惊悚,面对这未知,还是尽量多些了解比较好呢。

    面对这些东西,所有女孩中最淡定的,就是王梦瑶了。

    毕竟她从小是看着父亲这个正牌的京大哲学教授,却着迷似的,不断捣鼓类似的东西,有时候家里还会有相貌稀奇古怪,甚至恶猛异常的人过来,把家里搞得乱七八糟、乌烟瘴气,还美其名曰什么切磋。

    孟茜的身手虽然极为惊人,但她在父亲那里见过的一些人似乎更加骇人。

    而她的父亲似乎从来都是从容应对,令得那些人一个个的都心服口服,无比的敬畏。

    王梦瑶的讶异,大概更多的是像孟茜这么娇美的女孩儿,竟然也习得了这么了得的一身功夫吧。

    如果是这样的女孩儿这般耍出来的话,她还是稍微不那么讨厌一点。

    也真是不知道孟茜和李慧丽这么娇滴滴的女孩儿,自幼要吃的多少的苦,要挨多少的毒打,才能练到这一步啊。

    然后王梦瑶就神色复杂地看了许诺一眼,叹口气。

    不知道我最讨厌男人搞这些东西吗?

    因为这个,我从小缺乏父爱,觉得他对不起母亲,后来对男人,对婚姻都是无比的抵触。

    但他又在面前来这一套了。

    好吧,他有深意吧。

    似乎也不是那么讨厌。

    再说了他也不是我的那谁。

    那我对老头子呢???嗯,我还是不喜欢他,是最讨厌老头子搞这一套。。。。

    只有老妈那么傻的女人才会一贯地支持,默默地守着空房。甚至还把他当做宝,看的比我这个亲生女儿还重要的多。。

    许诺道:“我下来了,谁接住我??”

    作势欲跳。

    下面的吓了一跳。

    这家伙。

    孟茜则是呆了呆,怕是只有我才能接得住吧,只是那怎么接啊???

    不过许诺又嘿嘿一笑,慢慢地爬了下来。

    不过他在即将下来的时候,又停了下来。

    他听到了一阵汽车的鸣响,随后在不远处的大路上看到了飞扬的尘土,和一字排开的好几辆车。

    这个车队莫名地给他一种不一般的感觉。

    都是清一色的黑色车队,五六辆,奥迪打头,中间一辆是特制的红旗,在其中非常显眼,有着王者之风。

    看这架势,里面坐的人不一般呢。

    然后似乎车上的某个人发出了一声轻呼,很快地,中间那辆车忽然停了下来,其他的车子也都几乎在同一瞬间整齐划一地停了下来。

    接着中间的红旗车的车门被打开,一个中年人从副驾座上下车,快步从车尾绕过,打开了后座上左侧的车门。

    一道身影缓缓地走了下来,那是一个带着口罩的少年。

    中年男子微微躬身,随后就搀扶着少年。

    不过少年倔强地摆摆手,自己慢慢地走了过来。

    他似乎经历了一场大病一般。

    许诺早就认出来了,他就是此前自己在无名湖见过一面的游湖少年,林青玄。

    看这架势,这家伙的家世确实不一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