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我能看穿弱点 > 第一百一十章:应该受过很多苦
    许诺直接回到了宿舍,就发现寝室面貌真的是焕然一新,宽敞明亮的感觉,和平时完全不一样,不由得心情大好。

    这都是雪儿的功劳啊。

    美丽可爱的女孩儿,离开之后,还是留有余香,让人忍不住地想起她的好。

    然后他好奇地把柳欣悦给他的塑料袋打了开来,然后他就看到一身运动衣。

    阿迪的牌子,雪白的底子上,简单地印了素雅大方的图案,是最新的款式,质量相当不错,怕是得个两千多块钱吧。

    许诺倒是微微吃惊。

    这对于柳欣悦来说,真是不小的一笔支出了,难道又是不告诉家里人,然后打算在后面的几个月省出来?

    而且这女孩似乎还在避免用他的钱呢。

    然后,他就发现塑料袋里面还有一个小袋子,打开之后,就发现竟然是两只小内裤,纯棉比较宽松那种,穿起来肯定很舒服。

    是个会买的女孩啊。

    连这个都想到了。

    真是好贴心,好暖心呢。

    许诺感动了。

    随后又失笑了。

    看她那副生怕自己当着她的面打开的娇羞模样,就是因为怕他看到这个东西了吧。

    …………………………………………

    梅清雪在回到宿舍之后,思前想后,觉得自己应该多关心一下许诺和他的家人,看看时间还不到十点,就给她的老爸梅长书打了个电话。

    电话里,她先是告诉了一声许诺的情况,然后又说了许诺父母的情况,然后让梅长书能去看看看关心一下他们的身体。

    梅长书开始的时候有点懵逼,人家身体好好的,关心什么啊?

    不过他作为一个能担任多年领导,并成为该领域的专家,除了当年就是学霸,智商高之外,这情商也是相当高,联想到上次拿回家的虫草,还有那种娇羞的表情,他就忽然懂了,自己的女儿对这个许诺动心了。

    他第一个反应自然是开心。

    毕竟女儿开窍了嘛,对于像她那样的学霸乖乖女,上了大学之后,他们做父母的虽然不好明说,有时候确实开始考虑这些问题,甚至开始焦虑了,甚至有时候还怕自己的女儿在那方面出现障碍,比如对男的不感兴趣什么的。

    哎,虽然女儿才刚刚过了十八岁,但关心则乱,免不了瞎想。

    现在这方面没问题了。

    同时他对女儿能把这种事情第一时间分享,也感到开心。

    女儿从小就几乎和他无话不谈。

    不过随后担忧就来了,女儿跟着他,会不会幸福?

    同时有点郁闷的是,看着女儿提起许诺的那个理直气壮的样子,莫不是我在你小的时候就把他树立成学习的榜样,所以受到了影响?

    如果是的话,那我岂不是等于义务的当了那么多年的媒人?

    这叫什么事啊,早知道的话,我树立个其他人好了。

    再说了,当时所谓的“品学兼优”,大抵不过是学习成绩好,乖巧不惹事罢了,至于这个人能不能给女儿幸福,到底品性如何,怕是连他的班主任,甚至父母都不敢打包票吧。

    不过,他倒也很快把这个推翻了,下意识地觉得不可能。

    他就很快答应了下来,道声:“小雪,你放心吧!爸爸一定给你把这事办的漂漂亮亮的!”

    梅清雪甜甜地说了声谢谢爸爸。

    梅长书就语重心长地道:“小雪啊!你要注意保护好自己,知道吗?爸爸妈妈不图你将来成为专家,也不稀罕什么诺贝尔医学奖,我们要的是你一生幸福无忧!”

    “嗯!知道了……”梅清雪认真的道。

    梅长书又道:“小雪啊,关于爱情婚姻,你一定要记住一句话,结婚之前,一定要瞪大眼睛,去发现他的缺点,如果有重大的缺点,那就及早悬崖勒马!至于结婚之后,那就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尽力去包容他的缺点啊……如果做到了这一点,婚姻爱情应该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我记住了。谢谢爸爸!对了爸爸,妈妈当年就是这么做的吗?”梅清雪忽然好奇地道。

    “这……”

    梅长书虽然知道自己的女儿不是故意噎人的那种孩子,不过这种好奇宝宝般的问题,还是让他感到窘迫。

    虽说他们之间可以说很多话,但忽然让他谈这个问题,还是让他觉得有点无处着手。

    梅长书也只好道声:“那个……你回头可以问一下你妈妈……”

    不久就互道晚安,挂了电话。

    放了电话,梅清雪忽然就满脸通红,有点心虚,虽然当时没觉得,但此刻就觉得自己这是不是在抢许诺哥哥啊,连父亲都给请动了。

    她就羞的实在不行,同时心里有点忐忑,害怕自己这么自作主张,许诺知道之后会不高兴,想了想,就拿起电话,给许诺打了个电话。

    正在浏览网页的许诺听到是梅清雪的电话,就笑了笑,一边接,一边向着寝室外面走去,随口道:“雪儿,想我了吗?”

    梅清雪被他的口花花吓了一跳,有点语无伦次:“想了……没有……许诺哥哥我……”

    “怎么了啊,没事,你说吧!”许诺笑道。

    梅清雪给他解释了一下之后,他倒是有些意外,更是有些感动地道:“我晕,这事啊,没事,没事,我应该感谢你呢,怎么可能生气?”

    梅清雪倒是不敢确定他有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不过见他这么说,还是松了口气,又聊了几句,然后让他那边先挂了电话。

    她在许诺挂了电话之后,又拿着电话看了看,这才摸了摸自己通红发烫的脸蛋,拍了拍胸口,等着心绪的平复。

    只是明天见他的时候,他会怎么想自己呢……

    自己这是等于在父亲面前承认了喜欢许诺哥哥了。

    还有刚刚电话里的说的,算不算对他表白了啊?

    羞……

    此刻少女明眸中眼波流转,似乎比前一刻又多了一中异样的风情,和成熟的风韵。

    ……………………………………………………

    任雅婷跟着王梦瑶到了红旗营家属楼的宿舍之后,先是洗漱了一下,然后来到了另一个离得王希睡觉的地方更远的卧室。

    那里王梦瑶已经在等着她了,任雅婷就把辞职高盛和到许诺那边去的情况和她说了一下。

    轻生的念头自然是绝不能提起的。

    王梦瑶听了任雅婷的遭遇,也是流下泪来,又抱着她哭了起来。

    “可怜的孩子,初入社会就遇到这种事……”

    不过这事她也没有办法,好在万幸任雅婷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伤害,而且既然任雅婷已经决定去许诺那里,她也就没有多说什么“不去高盛,也还有其他的好多选择啊”这种没啥营养的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