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我能看穿弱点 > 第六十六章:代表世界对他们温柔以待
    田森又道:“最低层是由我负责的考研培训地点,我打算今晚开始就在那里打地铺了……”

    看着眼前激情飞扬的田森,许诺心中也激流涌动。

    他忽然想起了一句前世看到并让他特别感动的话:

    这个世界上每一个甘愿为了理想和热爱燃烧一切,放手一搏的人,都应该被世界温柔相待。

    世界能不能真的温柔,我不知道,但我可以代表世界对他们温柔以待。

    紧接着他忽然冒起一个念头,要不要过几天直接给田森一大笔钱,让他别再这么辛苦了?

    不过这个念头一冒起来,许诺便将之完全否定了。

    田森和前世的自己,今生的自己一样,都是真正的男子汉,都是那种可以屡败屡战,不立于世界之巅誓不回的人。

    给予男人的温柔,应该就是摸爬滚打中的成长,应该是血色的浪漫。

    不过身体还是重要。

    这里都要装修了,到时候环境真的不行,打地铺就算了。

    许诺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也没必要。过几天就要装修了,那些材料都对人体有害的,晚上赶工期噪音也太大了,你就根本没法休息。还是等装修完了再通风一段时间之后才说吧……”

    虽然把田森的这种想法给挡了下来,但许诺也对他的拼搏精神还是十分赞赏。

    在所有的东西差不多移交之后,又和田森签订了一个合作协议。这是许诺自己拟定的,约定了双方的权利义务,也给田森看过,觉得没问题,就直接签了,然后按了手印。

    许诺觉得虽然双方是百分百的信任,但在商言商,还是签订一个具有法律效力的协议比较好。

    随后许诺就给田森提了一下房补、餐补那些东西,标准和孟茜他们差不多。

    虽然田森的待遇目前看来还比不上孟茜她们,但他是创业合伙人,将来的收益肯定会远远超过她们。

    对此田森自然是相当开心的。

    ……………………………………………………

    和田森分开后,许诺心情相当不错。

    这么牛的一个人,给他干活干的卖力至此,心情能不好吗?

    他把车停到宿舍楼下,打开手机看了一下。

    孟茜发了几条短信。

    先是告诉他,把柳欣悦对上号了,一切正常,让他放心。

    后面的几条短信告诉他,柳欣悦似乎心情不好,在许诺宿舍楼附近和学一食堂附近晃荡了几圈。

    看着这些内容,许诺忽然有种自己在派人监视柳欣悦的荒唐感觉。

    “这特么真不是捉……奸啥的啊……”

    两世人,他就没有随便怀疑一个人的习惯。

    不用说今世如果她是他的女人,他还这么怀疑的话,那真不如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更不用说柳欣悦不是他的女人呢,那就更不用这样了。

    然后他又想:柳欣悦又心情不好了?还好我现在没碰到她。

    ……………………………………

    而此刻,在校园中一身女生打扮的孟茜,看起来和最清纯靓丽的京大在校女生,也没有什么区别。

    她此刻装作在小卖部买东西,看着不远处有点憔悴和魂不守舍的柳欣悦,孟茜就心想:“她确实好漂亮,好有气质,好动人啊,真是我见犹怜,只是好像心情很不好呢……”

    但是……

    事情好像不是我们想的那样。

    更像是她对老板很有意思……

    而老板……

    ……………………………………………………………………

    许诺下了车,出了南门,打了辆车,转了一圈。

    他倒不是真的躲避柳欣悦,而是来到了一个彩票投注站,看了一阵之后,他找出纸笔,将记忆中的一套双色球号码写了出来,让工作人员给他把号码投注了。

    正好是在前世的这个时候,苦逼的时候,忽然想着买几张彩票试试手气,他就买的正好是这一期和下一期的。

    当然,当时的他毛都没中。

    此后也从来没有再买过彩票。

    但过后他肯定要查询中奖号码的,正巧当时印象深刻,此刻几乎都记得。

    不过具体来说,这一期他把双色球的蓝球号码给忘了,而下一期的话,则全部记得。

    蓝球忘了,也很简单。

    他把红球号码不变,把十六个蓝球全部投注一遍就是了。这样一等奖二等奖都收入囊中了。

    这样每组号码投二十注,十六组号码一共三百二十注,六百多块钱。

    这虽然不少钱,但对于投注站里的工作人员和其他投注者来说,完全是司空见惯,一点都不稀奇,一次性砸下去的钱比他多的多的人都多了去了。号码买的比他古怪的更多。

    投注站的人面无表情地给了出了票,就没再理会了。

    许诺出来后,在大街上晃晃悠悠地逛了逛,这才又打车返回。

    如果开着劳斯莱斯过来投注,显然就不太合适了。

    如果历史的进城没有改变,他这就是来捡钱的。

    前世那些苦逼中胡乱的尝试,似乎都会在今世结出璀璨的花朵。

    彩票如此,股票也是如此。

    本来想让孟茜帮他准备一套防毒面具,领奖的时候带着。

    不过想想,那看似保护了他的形貌,但特征更加明显,让人印象更加深刻,而且谁在什么地方买的防毒面具,说不定有实力的有心人一查,就查到了。

    所以还是常规点得了,到时候就带个厚厚的口罩去就行了。

    吃完之后,许诺回宿舍睡了个午觉,洗漱过后,来到位于一层的自习室。

    推门进入的瞬间,他忽然感觉似乎有点眼花,因为他从窗户上看到了一道美丽的侧影闪过,先是款款地平移了一段,接着边走边向下,直到消失不见。

    那是她出了宿舍楼门之后走了几步,再往下走宿舍楼前的台阶,走下几个台阶身影变低了就是看不到了。

    那是柳欣悦。

    看起来似乎有点憔悴,心事重重的。

    不知道她来这里干嘛。

    找某个男生?

    是谁?

    自习室里面有个男生正在看书。

    许诺推门进来,看了他一眼,就没在意。

    然后他看着那被码放的整齐的野菜,就不知不觉中浮现起昨天柳欣悦帮他干活的身影,还有她夜晚的时候一个人蹲在地上哭泣的身影。

    自习室里面似乎还有她身上淡淡的清香。

    许诺微微一笑,将大塑料袋打开,开始将那柳欣悦装好的野菜装到里面,他打算是送给别人的。

    那个看书的男生这时忽然抬头问道:“同学,这菜是你的吗?”

    许诺看着他笑着点头道:“是啊!”

    男生道:“那刚刚那个女生可能是来找你的吧!她长得特别漂亮,真的比明星还漂亮,进来后一言不发地在这里站了一会儿,就又回去了。问她,她也只摇头,不说话。你们之间是闹了矛盾了吗?”

    男生边说边打量着许诺,有着浓浓的好奇和惊叹。

    听男生说完柳欣悦的情况之后,许诺心中涌现出的情绪,竟然不是怜惜,不是担心,也不是感动,竟然是有点害怕,有点好笑,还有点不解。

    这……

    没事对着一堆野菜发呆,这姑娘怕不是精神状态出了问题?

    我都没挂呢,对着野菜凭吊啊?

    大概不是想见我吧,不然你不会来找我,给我打电话或者发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