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我要做秦二世 > 第187章 泾水淘淘,重铸秦人风骨。
    一场盛大的赶水头,因为嬴政的加入更为宏大,在这个世界上,王便是一国信仰,而秦王便是大秦的信仰。

    秦王亲自赶水头,浩荡水龙穿越千山万水,而又有成千上万的国人百姓跟随,无尽人影晃动的黑色长龙与奔涌不息的水龙交相呼应,成为了这片天地下独一无二的景观。

    这一举动,让老秦人为之疯狂。

    秦王政的出现,让这一次赶水头拥有了不一样的意义,成千上万的老秦人眼中涌现出了一种特殊的情绪。

    原本有些枯黄的面容开始变得光滑,而有些疲惫的眸子在这一刻,发着光。

    仿佛在这一刻,有一种特殊的力量被唤醒,在老秦人身上重新被激发出来。

    赳赳老秦,共赴国难!

    没有排山倒海的欢呼,也没有歇斯底里的悲鸣,就这样一趟四百里的奔赴,让老秦人身上涌现了无尽光芒。

    这便是秦王参加赶水头的意义!

    而在晚霞满天的时分,嬴高与铁鹰终于赶到了洛水口。

    而在这个时候,嬴高也见到了嬴政与赵高等人,这一刻的嬴政风尘仆仆,一脸的沧桑,都瘦的不成样子了。

    但是经过了嬴政这一举动,让老秦人身上重新焕发出极致的光芒,这是自信与勇往直前。

    这是不屈!

    可以说,经过这一次赶水头,虽然没有让老秦人脱胎换骨,但是却也让老秦人身上的精神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儿臣见过父王!恭喜父王!”面对着嬴政,嬴高肃然一躬,道。

    “嗯。”

    艰难的点了点头,嬴政强忍着难受,道:“客卿,河渠令,后面的渠水情况如何?”

    闻言,李斯郑国脸上涌现出一抹喜色,双双朝着嬴政一拱手:“禀王上,河渠全线坚固顺畅,支渠毛渠全部进水!”

    “郑国渠,成了!”

    “哈哈哈,好……”

    说话之间,嬴政双腿一软,直接是靠在了赵高的身上,嬴高目光一动,道:“行营中止政事,所有人休息,任何事情,明日再谈。”

    “诺。”

    ……

    嬴政等人跋涉四百里赶水头,这对于体力是极大的要求,如今的嬴政等人都身心俱惫,全靠着一腔欣喜支持。

    若是这一腔欣喜耗尽,将会留下巨大的创伤,所以在这一刻,嬴高断然下令,整个行营休息。

    ……

    彻夜休息,这对于泾水工地上的官吏属于绝对的奢适,故而在一夜休息之后,整个工行营之中,人人精气神十足。

    嬴高走进幕府,朝着嬴政脸上带着笑意,道:“父王,各方汇报的渠情水情,全线无断裂也没有渗漏之处,所有支渠毛渠都顺利进水。”

    听到嬴高的话,郑国盯着巨大的地图沉默了许久,一字一顿,道:“泾水渠成,从此关中无旱也!”

    郑国作为河渠令,可以说是引泾工程的总工程师,他的这一番话,让幕府之中的众人,情绪徒然高涨。

    就算是坐在首位的秦王嬴政也是面带喜色,这一刻,他朝着李涣,道:“李涣,郑国渠全线贯通之后,能够灌溉多少田地?”

    李涣沉默了许久,在心里计算了一番,方才朝着嬴政道:“禀王上,郑国渠,直接受益达到二十三县,间接受益者全部八百里秦川。”

    “根据官署的统计,关中旱地,四百六十余万亩,经过这一次的郑国渠开通,将会成为旱涝保收的沃野良田!”

    “渭水两侧的两百余万亩盐碱地,经过三到五年的灌溉下,也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成为一方良田。”

    “寻常年景之下,每亩产粮一钟,每年国库至少可积粟三十万斛。五六年后,关中之富,甲于天下!”

    ……

    这便是李涣等人的自信,也是他们的自傲,望着泾水入洛,就敢言五六年后,关中之富,甲于天下。

    闻言,嬴高也是神色肃然,嬴政在赶水头,他也不是啥事情都没干,在这段期间,嬴高与铁鹰查看了各县的水渠。

    他自然清楚,郑国渠确实有旱涝保收的资本。

    泾水河渠不仅仅是一条干渠,而是三千多条支渠毛渠织成的水网。可以说是,郑国用十年时间,在八百里秦川编制了一张巨大的水网,以人的力量改变了自然。

    “赵高备车,去看一看盐碱地!”沉思许久,嬴政断然下令。

    盐碱地从孝公开始,就是大秦的困扰,不管是商君还是后来的历任丞相都曾打算处置,要不是时运不济就是命运多舛。

    以至于整个大秦的盐碱地,从未得到过解决。这一点,本就是大秦朝野上下的痛处,这一刻,嬴政自然是在乎。

    “父王,儿臣以为查看盐碱地一事由河渠丞代替便可以。父王应该早日返回咸阳,坐镇国都!”

    这一刻,嬴高目光如炬,自古以来,从来没有那一个国君长时间远离国都,这对于一个国家无疑是十分危险的。

    而且嬴政瘦成了一把骨头,这让嬴高心头有些不忍,沉吟了一下,道:“父王,只有大秦安稳,一切才能顺父王心愿。”

    “如今整个中原的目光全部都在大秦,同时也在父王身上,是以,父王不能出任何岔子!”

    见到嬴高开口,本就心中有这个意思的王绾连忙站出来,道:“王上,臣也是这个意思,如今河渠已成,王上回咸阳要紧,盐碱滩事各县官署必然会如实上奏!”

    “正如公子所言,王上离开国都太久,若是继续耽搁下去,恐怕会发生事端,臣请王上回咸阳!”

    “臣请王上,回咸阳!”

    这一刻,行营幕府之中群臣不约而同的劝嬴政,因为他们都清楚,嬴政此刻的身体,需要休养,需要太医令的调养。

    要不然,再这样下去,年轻的秦王身体就垮了。

    “好好好!”

    这一刻,嬴政无奈的摇了摇头,对于众人的心里想法他自然是清楚,但是这一刻,依旧心有不甘。

    “公子高,王绾,蒙恬,老廷尉跟随孤返回咸阳,李斯与郑国行走各县,顺带查探一下郑国渠全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