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万法无咎 > 第一百四十七章 随势入阵 异界奇观
    作法之地,依旧设在阴阳洞天出口。

    上一回归无咎、秦梦霖二人遁去下界,便是在此地设阵。

    阴阳道主若是自斩一道分身,随心神默运,那么完全不需要做任何多余动作,只是念头一起,法力一动,便能将其投掷进入那“根本地”。

    但是尝试进入的是归无咎,那就全然不同了。

    象征着阴阳道最高秘法奥义之一的虚空字符阵,重现于斯。

    笔力丰沛,曲折蜿蜒。

    并且这并非一字成阵,而是阔及十里之外的巨字,外环二十四字,中环一十二字,内环六字。最中央处,是两个异常简明的字迹,和外围四十二字的繁复形成鲜明对比:

    阴阳。

    归无咎面色平淡,缓缓来到阵中。

    阴阳道主静言道:“越衡宗炼甲,我已知之。你所负器道珍宝大见奇功,节约三载以上。”

    归无咎微一颔首。

    但阴阳道主却似明显对此事有些触动,又道:“其实若是从零开始,经营道境以下的入界之法,以本人功行,亦需要三载时间。只是为了去往巫道之事,预作经营,却是为今日作了伏笔。”

    原来,眼前这四十二个“字”;乃是阴阳道主从既往库藏中精心挑选出来的为多,约莫占了十之七八;新近炼化的,不过数枚而已。

    而之所以有此“库藏”,正是为了遁往小界之举,为求万无一失,反复推敲而得。

    换言之,在阴阳道主这里,同样也是赶了巧了。

    有识之士,自然能够得出结论,归无咎缘法高妙,随势而动,事事随心称意。

    但这才是最令阴阳道主触动的地方。

    因为因果有大有小,就算是“万事备于我”,也要看主从宾客的分量。

    或许一宗、一族之中,某一位天才。邻接周遭人事,也会有“时来天地皆同力”的快意;但是所“备于我”的客体,却未必极为显赫。

    阴阳道主自然是道心在我、智周一界的人物;但是他既往之行事,无意中也成就了有利于归无咎的“巧合”,这才是最令他心动的地方。

    说话间,归无咎已然站立在“阴阳”二字正中。

    随着阴阳道主大袖一挥。

    由外而内。

    四十二字如同一张薄纸,同时向内卷曲,然后将归无咎包裹其中。

    ……

    归无咎睁开双目。

    此身之所在,是一片茫茫沙漠。

    从气机、颜色、性状来看,这一片沙漠景象,和归无咎在紫微大世界中所见,并无不同。

    他双目锐利,早已锁定了十余里外,似有人烟。

    其形貌轮廓,已映入眼帘。

    归无咎本已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

    作为紫微大世界玉珏之心、劫力业力之源,纵然是连镜珠也险些不能推演遁出之法的神秘地界,哪怕再有任何奇幻景象,他也能有充分的心理准备。

    譬如志怪书籍中纵其想象的巨人象、侏儒象、异形妖魔象,就算出现,也不稀奇。

    但是眼前所见,却出人意料的“正常”。

    如果说有什么特殊之处。

    就是眼前这些沙子太过精致了,似乎每一粒都是通过筛子精心筛选出来一般。

    心神内照,返视己身。

    果然,己身也有细微差别。

    筋骨血肉之气象,由仙道中的“清醇”,转为质实。精力骨力,欢悦活泼。但是这也不同于武道的沉厚凝重。自己身躯,在“充实”的意象之中,似乎又有一种奇妙的“轻”。

    仿佛一颗庞大的梧桐树。

    至于身躯中的元婴、法力,似乎也完全不见。

    但是归无咎并无一种失却修为倚仗的空虚感——

    他心中隐隐有一个念头,这一身修为虽然隐藏不见,但绝非消失,而是转化成另一种莫名的存在,十分可靠。

    不多时,归无咎悄然行走出十余里,来到远观四人三百丈之外的位置,隐藏于一簇巨大的裂石之后,细细观察。

    四人之相貌,几乎与紫薇大世界中最普通的凡国凡民无异。

    一个胡茬未尽、方面阔额的中年大汉。

    一个略微瘦削的白发“成人”。

    之所以说是“成人”,是因为此人身材、举手投足的气象,更像是个青年,至少要较那中年大汉年轻十岁以上;但是其面颊、眼下,却分明有些苦相,似乎五六十岁模样。

    所以到底是年轻还是年长,倒是显得十分混沌了。

    至于剩余的两人,分明是十足十的未成年人,都是十二三岁年纪。

    说来也巧,其中一位方面精壮,大约和那中年大汉有七分相似;另外一位瘦削冷厉,气度与那不知年轻还是年长的那位,十分雷同。

    唯一令归无咎稍感惊奇的,是四人的装束。

    四人背后,都背负着一只葫芦——

    形貌奇异的葫芦。

    寻常葫芦,都是一大一小两个球体组成;而四人背负的葫芦,却似是四个一般大小的球体,构成了一只四节葫芦。

    这原也不算极为稀奇;但是那葫芦四节,却是完全相等,以归无咎的眼力,也看不出一丝差别来。

    四人身后,两处山谷的隘口。

    驻跸于此,显然有扼守要冲之意。

    此时,四人动作各异。

    那中年大汉,气度凝徐沉稳,背负双手,宛若一只巨大的青铜塑像。

    白发的那位,手中抚摸着一只像是三叶镖、又像是陀螺的物事,轻轻磕在指尖,任由其快速转动。然后不紧不慢的环绕踱步。

    看似此人动作松散,但是归无咎却能感觉到,此人神气宛若张弓满弦,奇如鹰隼,在四人之中最为警觉。

    与他相似的那位少年,一身蓝袍,细望其五官清秀,却是十分冷酷,仿佛对周遭之人漠不关心。

    至于最后那位貌似憨厚的方面浓眉少年,气象却与其余三人格格不入。

    只见他宛若坐不住的猴子,时而抓耳挠腮,时而愣神发呆,时而四处乱转,全无定性。

    观察有顷。

    浓眉少年,忽然眼珠一转。

    却见他蹑手蹑脚,独自来到十余丈外,双手掐诀,口中念念有词。

    其后所呈现,却令归无咎大为惊诧。

    他背后葫芦之中,忽然有一团团细沙涌出。

    归无咎岂能分辨不出,这就是最纯粹最真实的沙子,绝非别物。

    但是数息之后,那一团沙子,却瞬间凝聚,化作一只热腾腾的鸡腿,香气四溢。

    这令归无咎产生一种极为矛盾的感觉。

    实现物性转化,譬如传说之中的“点石成金”手段,唯有近道境能够做到;但就算是近道境,也是游走于几种有限的、最普通的物性变化。譬如眼前之沙子,来一个“点沙成金”,或能做到。

    若要炼化成如鸡腿这般具体真实的实相之物,决计不能做到!

    而眼前之少年能够做到,委实是惊世骇俗。

    可冥冥中又有一个念头告诉着归无咎——

    似乎做到这件事,并不为难。

    至少,在当前这个“世界”的环境中,是这样。

    那厢地界。

    浓眉少年只有滋有味的啃了三口,那鸡腿就被中年人夺去。

    中年人随后开口说话:

    “制出此物,须得十成玄力;将其吃掉,也只得回补七成。一来一去,为呈口腹之欲,就白白损耗三成玄力。作为一名合格的镇卫,不应当做这样的事情。”

    “要记住,我们每个人身上的玄力,并不仅仅属于你自己,更是属于神社。”

    浓眉少年闷闷不乐。

    其实中年人所言,是一种极为古奥的文字。但是归无咎一入耳,只隔了两三息,就自然明白了其中含义。

    略一玩味,归无咎心中一动,忽然生出一个念头。

    似乎自己不必藏身于巨石之后。

    对面四人,发现不了自己的存在。

    归无咎离开巨石,缓步上前,逐渐靠近。

    那四人,除却浓眉少年心不在焉外,其余三人都是精神极为机敏的姿态;但是在他们的“感受”之中,似乎归无咎并不存在。

    归无咎走到近处,几乎与四人间不逾尺。

    又一个念头逐渐明晰:

    似乎自己,可以“进入”四人之中的任意一位。

    归无咎仔细看了一眼,只觉那有些冷酷风范的蓝发少年,眉清目秀,相貌气度均十分出色。

    于是,便纵身一跃!

    一息之后。

    蓝发少年,双目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