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绝世剑神 > 第四千零七十二章 惊天赌注
第四千零七十二章    惊天赌注



        郝潇洒很少这般仁慈。



        丹无敌将征求的目光,望向叶云。



        却是听到叶云一声冷哼,显然并不愿意。



        丹无敌索性直接开口:“两位既然谁都不服谁,也都是来走丹道的,不如就比一下谁走的远吧,输的人就听赢的人的!”



        丹无敌此话一出,郝潇洒顿时来了兴致。



        他好吃懒做,心狠手辣,但偏偏在丹道方面造诣不错,从小有被郝家重点培养,放眼整个狂风城,不说老一辈,在年轻一辈中,几乎能够排入前五。



        听叶云的声音,要比他还年轻,他可不相信叶云在丹道方面的造诣能超过自己。



        尤其是在走丹道这件事情上,他因为就在狂风城,三天两头就来走,所以颇有经验,更是一点也不虚叶云。



        甚至在他看来,自己要是虐不了叶云,也是可以滚回老家捡大粪了。



        “既然要赌,我们就赌个大的。”



        郝潇洒开口了,满脸皆是自信。



        对此,叶云也没意见,示意郝潇洒继续说下去。



        “不如谁输了,就当场跪下来,舔干净对方的鞋底,并给对方磕上一百个响头?”



        郝潇洒当即道。



        人群顿时掀起一阵唏嘘。



        这个赌注,可真不小,对人的侮辱性极强。



        尤其,他们也都知道,郝潇洒在走丹道这件事情上,可是十分擅长。



        若换成他们是叶云,这会肯定会坚定的摇头拒绝。



        诚然,舔干净鞋底和跪地磕上一百个响头,对于身体损害并没有特别大,但是对于尊严的损害却是无限的。



        若是真的这样做了,以后也别想继续在狂风城之中立足了。



        果然,下一刻叶云摇头了。



        这让郝潇洒一阵无语,没想到叶云此人有时候还挺明智。



        刚准备降低一下赌注,却是听到叶云开口了:“我觉得我们还可以赌的更大一些!”



        一石激起千重浪!



        众人真是没想到,叶云竟然如此没有逼数。



        这不是要自取其辱吗?



        郝潇洒先是一愣,旋即连忙点头犹如捣蒜。



        既然叶云非要自取其辱,那么他也只有成全叶云了。



        “这样,若是我们谁输了,除了舔干净对方的鞋底,跪下磕的响头数量从一百变为一万之外,我们还需要脱掉衣服,围着狂风城奔跑三圈如何?”



        郝潇洒是真的豁出去了。



        要知道,狂风城虽然是城,但实际占地面积可以相当于一个大型国度。



        你别说是围着狂风城跑上三圈,就是跑上一圈,怕也得好几天。



        尤其还是脱掉衣服,这岂不是要丢人丢到整个狂风城每一个角落?



        对此,叶云毫不犹豫的点头。



        摇头叹息不断,一众心中甚至开始对着叶云疯狂默哀。



        郝潇洒哈哈大笑不止。



        包括他旁边那位老奴,此刻也是露出了无比喜闻乐见的表情。



        一会就坐等叶云丢人现眼了。



        “小家伙,好好看清楚了,在走丹道方面,老子就是你的爷爷!”



        言语间,郝潇洒已经迫不及待的上到了丹道之上。



        四周,人也是越围越多。



        如此一场天大的好戏,若是错过了,他们得后悔很长时间。



        虽然他们对于好戏的结果,早已了然于心。



        但,重在过程!



        上到丹道之上的刹那,便是有浩瀚的丹气,开始朝着郝潇洒不断呼啸而来。



        一眼看去,这些丹气就像是实质化的刀子一般,携带着强烈的锐气,击打在郝潇洒的身上,爆发出来声声闷响。



        当然,作为一个多次走过丹道的老油条,在一步踏上丹道的时候,郝潇洒便是提前释放出来玄气,就在表体四周形成一层保护膜,将自己全方位无死角的保护了起来。



        任凭这些丹气化作的刀子,不断呼啸而来,都不曾对他保护膜身后的身体,造成丝毫的伤害。



        这引得一阵惊呼。



        也让郝潇洒脸上的豪情,愈发强盛起来。



        他一口气走出三步,瞬间引起更大的惊呼。



        之后,将嘚瑟的目光,忍不住瞥向叶云。



        没能看到叶云瞠目结舌的表情,让他有些不爽。



        不过在他看来,叶云此刻不过是强作淡定罢了,事实上心中的震惊和后悔已经达到了极致。



        三步之后,他没有继续行进,而是释放出来更多的玄气,在身体四周形成了一层更加厚重的保护膜,这才继续迈出第四步。



        而随着他第四步的迈出,入目之处那些丹气也是更加旺盛起来。



        更已经不仅是形成实质化的刀子,而是形成实质化的利剑。



        完全是携带着摧枯拉朽的气势,朝着郝潇洒呼啸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