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异域神州道 > 第二百六十九章 过去与未来
        “这是怎么回事?就这样就完了?”

    数天之后,在迎接公爵返回因克雷的欢迎仪式上,执掌公爵府内务厅数十年的詹森大法师向刚刚返回的因克雷公爵提出了辞去职务的要求,同时交出了早已经准备好的内务厅所有资料和手续。这无疑是个让所有人都震惊无比的举动,虽然当时能在场的人并不多,但所有人都极为吃惊,公爵大人也同样如此。

    而最为震惊的却是原本站在最末端外围,原本是作为新晋的魔像人才要介绍给公爵大人的那个西方年轻人,他一下跳出来,看着詹森大法师就像看到了一只要吃人的鸡蛋一样满脸的不可思议:“詹森阁下,就这样?你就这样就投降了?难道你不应该布置一个陷阱什么的试试能不能把公爵大人给干掉么?你就不想看看我最新制作的魔像把开拓团的魔像给全部砸成废铁么?”

    所有人都还没有消化完詹森大法师带来的惊讶,又马上被这个人的无礼给彻底震惊了。公爵面容古怪地看着这个突然跳出来的西方人,连应该马上把这个人拖出去的几位随从都一时间呆若木鸡,完全反应不过来。

    倒是只有詹森大法师居然并不惊讶的样子,不惊不怒地对这个无礼之极的西方人一笑:“对不起,让你失望了。你是叫王剑仁是吧。这几天我都忙着整理内务厅的各种材料和人事,没有来得及专门通知你一声。”

    这样和颜悦色的对话,又让詹森大法师的随从一时有些莫不着头脑,他们完全不知道这个西方人什么时候获得了詹森阁下的看重。而站得稍后一些的阿德勒法师用奥术给公爵发了个消息,公爵立刻面色古怪地瞪了他一眼,再看向王剑仁的时候眼神就有了几分了然。

    “等一等,詹森叔叔,这样重大的事情,我觉得我们要先好好沟通一下。”公爵再看向詹森大法师的时候,神情就不再是纯粹的震惊,而是带着些另类的深意。

    詹森大法师点头,声音转而进入奥术的传讯方式:“当然,我只是要借着这个公开的场合来表明一下我的决心和态度。详细的缘由涉及到因克雷背后的秘密,你要跟着我去一个地方看一个东西,那里不在公爵府的奥术序列影响范畴之内,如果你不放心,可以带上两个西方人护卫。”

    “因克雷的秘密?”公爵的眼睛睁得很大,其中射出的光芒越来越深幽。“真是让我意外,原来因克雷还有我所不知道的秘密。我非常好奇这会是个什么样的秘密,詹森叔叔,你快带我去看看吧。”

    当公爵看到来到那个距离因克雷数百里,隐藏在地底深处的洞窟,还有在奥术法阵当中圈禁的恶魔头颅的时候,还是真的被震惊了。也不用詹森大法师介绍,他就直接认出了这个头颅到底是什么:“这应该是一个尤格提姆魔的头颅吧,足以担当魔鬼大君亲信的高阶魔鬼,据说有能看透时光的神奇异能。这在奥术帝国中可都是难得的珍贵标本,实在是难以想象因克雷居然还保有着这种东西……”

    说到这里,公爵转头瞅了瞅后面的风吟秋和王剑仁,再看了一眼旁边的阿德勒耸耸肩:“你看,我就说不用带他们来的吧?”

    “我也是为了提防怕有什么万一……”阿德勒也露出几分尴尬,照理来说风吟秋两人是没资格参与到这种涉及到因克雷绝密的事情中来的,只是这里是詹森大法师经营多年的地方,又脱离了公爵府的奥术序列,在掌握了詹森大法师的某些企图的痕迹的情况下他不得不谨慎为先。“……不过风参谋长他们两人都是有着崇高的品性,只要我们拜托他们就一定可以给我们保守这个机密……”

    看到这个头颅,远处的风吟秋和王剑仁也是大感神奇,他们之前所见的恶魔大都是异界投影,或是奥术造物或是寄生在人类身上,像是这样活生生的有躯体的高阶恶魔也还是第一次见。

    “……神州道统中也有域外魔头的说法,不过从来都只是一缕精神意念投射而来。而这欧罗大地的天地法则果然奇异,听说在那九幽之下的下层界域广大无边,这些域外魔头都是有着真正实在身躯的异怪,施展一定的手段便能如这般一样真正地将之捕捉……而奥术帝国也当真了得,这恶魔残躯上我都能感觉到丝丝的天地法则,也不知道当时他们是怎么捉到的……”

    风吟秋看着那边的恶魔头颅啧啧称奇,如果可以,他当真地想上前拿在手里去看个仔细清楚明白,只是看着那头颅的模样,他就感觉到连万有真符都似乎有些颤动,似乎那头颅乃是一个固化了的九环十环奥术一样,和世界更深层次的法则有着若有若无的微弱联系。

    “真灵彰显就是如此了。不只是天上的神灵乃是真实不虚,就连这些魔头也是。”一边的王剑仁也是显得一脸好奇。“在我看来,所谓下层界只是这边站在人类角度的定义,那边的东西层次可比人高得多了,所谓的恶魔大君也可以说是另一类的神灵,这些高阶魔头则可算是次级神或者是圣者之类的东西,带着丝丝天地法则也并不奇怪。倒是奥术帝国也当真是胆大包天,居然敢打这些东西歪脑筋……算了,那些本来就是准备连神灵都要掌控的奥术疯子,干什么都不奇怪。”

    “不管神殿还是精灵那边,都对这种域外魔头的惑乱人心极为警惕。上次那个矮人被魔头附身也都引得一场风波,还险些连累了无敌兄。这种事情如果暴露出去,因克雷的麻烦不会小。”只凭刚才公爵回头过来的一眼,风吟秋就能猜到是对他们两人的担心。不过他也对此毫不在意,这种事情对他们来说实在是无关紧要,就纯粹当是过来看热闹的。

    前面的詹森大法师继续向公爵讲述这个恶魔头颅的来历:“这是你祖父,老罗伯特老爷带到因克雷的。从历史和渊源上来说,这个尤格提姆魔甚至可以说是促成因克雷成立的原因之一。老罗伯特当初其实只是帮一位皇子阁下看管这份奥术标本而已,因为一些皇族内部倾轧的原因,皇子殿下不希望这个难得的标本留在奥罗由斯塔或者浮空城中被人夺去,只能让你祖父带到偏远的因克雷来。而作为酬劳之一,你祖父也拥有这个头颅的使用权,然后你祖父借用这个恶魔头颅看到了因克雷今日的繁荣,才会想方设法地向帝国买下了高地……”

    “我们一族是最早跟随老爷的,也最为忠心。还因为我们一族曾经有过封印恶魔的经验,我后来又跟随老爷学习了奥术,所以老爷就逐渐将这个恶魔头颅交由我们来看管。这位是我们族中的祭司古鲁丁·扬森,这几十年都是他来负责看管这个恶魔头颅。”

    詹森大法师介绍了一下旁边的老侏儒,老侏儒立刻对公爵行了一礼:“初次见面,年轻的公爵大人,原本在我印象中的公爵大人还是你父亲。”

    “我祖父带来的这个能施展九环奥术的恶魔头颅,而且我父亲也一直在使用,但是我却不知道?”当听说这个残余的恶魔头颅能施展探知未来的能力之后,公爵的双眼就烁烁生光,落在那巨大的恶魔头颅上不愿意离开。“我想其中一定有什么原因,是吗?”

    “因为你父亲的遗愿是在他死后,让我们销毁这个东西,不要让你知道这个的存在。”

    “为什么?”公爵的眉头皱得几乎拧紧成了一团。“帝国已经倾覆,整个大陆都可能再没有留存这么宝贵的奥术标本了。如果只是顾忌神殿和精灵那边的意见,好像也用不着这么紧张吧,毕竟你们从我爷爷那里开始就一直存放了几十年了不是吗?这样一个能施展已经失传了的九环奥术‘探知未来’的神奇道具,确实有资格成为因克雷的秘密……而我父亲居然想要将之销毁?”

    “你父亲的具体想法我们并不知晓,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他之前用这个预知到了自己被精灵刺杀身亡的命运,而他并没有改变这个结果……”

    “等等,你说我父亲是被精灵刺杀身亡的?”公爵的眼睛一下瞪得老大。“他不是在指挥开拓团开拓一处矿脉的时候,被深渊化了的高阶魔物击中了要害吗?我记得他返回公爵府之后都支撑了十来天,还有精灵的祭司来替他治疗的,这些可都是我亲眼所见……”

    “动手的是暗月氏族的精灵。精灵十二部族之间也有分歧,暗月氏族一直都是最为敌视人类的,好像他们说是你父亲已经被魔鬼所引诱,必会将毁灭一步一步地带到整个大陆。他们的刺客是用的生命树上摘下的归亡叶片划伤了你父亲,他的生命力就不可逆转地开始凋亡。其他氏族的精灵们派出了祭司来尝试治疗,可惜也无法挽回你父亲的生命。你难道就没有发现自从你父亲死了之后,精灵就对因克雷友好了很多么?这都是他们对因克雷的补偿……而且包括这些,也都是你父亲让我对你严格保守的秘密,他的意思是要将这一切无法逆转的过往都和这个恶魔头颅一起埋葬,也许他觉得窥探未来并不是一件好事,很多未来无法改变,但是沉湎其中却会让人迷失。所以你不需要为无法改变的历史和未来而担忧,只需要带领着因克雷一起前进就可以了。”

    公爵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眼睛微微地眯起,半晌后才吐出气来说:“看来我父亲是不希望我替他报仇了。”

    “那你想替他报仇吗?”身后的阿德勒略有些紧张地问。

    公爵没有回答,只是反问:“怎么报?将所有精灵驱逐出因克雷?还是直接向月光与繁星之森宣战?逼迫他们交出暗月氏族的凶手?”

    阿德勒没有说话,只是暗中松了一口气。确实如同公爵所说,因克雷和精灵之间纠缠不少,而刺杀上一任公爵的却又只是被精灵中的一小撮极端分子所杀。公爵是因克雷的统治者不假,但因克雷也并不是他一个人的。因克雷能在战争中不受波及,和精灵之间的良好关系是脱不开的,而经过数十年的发展,现在精灵和因克雷之间的关系更是已经根深蒂固。

    “公爵大人,我以前违背了你父亲的遗愿,是因为一时的贪欲。而现在选择把这个告诉你是因为我觉得你已经长大了,应该会有自己的判断。”詹森大法师说着,长叹了一口气。“就如同我之前所说的,我已经太老了,应该从前面让开,将一切都交给你们年轻一辈来决定了。”

    公爵一阵默然之后忽然问:“你做出这个决定,是因为之前也用这个恶魔头颅看见过未来吗?”

    “是。我看见了很可怕的未来。”詹森大法师老实承认。“我看见眷恋权势的我,是如何在新时代的浪潮下死得悲惨无比的,我这才醒悟了过来。应该将一切都交给你,既然你早已经是因克雷的主人,那就应该承担起因克雷的一切,包括选择的权力。如果你决定遵从你父亲的遗愿,我们可以马上就开始销毁这个头颅,一切准备早在你父亲生前就已经就绪。”

    公爵默然不语。权力总是和责任相对应,拥有权力的同时也要承担选择之后的责任,一旁的阿德勒略有些紧张,但也不敢在这时候提什么建议。

    半晌之后公爵终于点头:“我当然会遵从父亲的遗愿,彻底摧毁这个头颅……不过这并不是现在,而是在我们重新研究出‘探知未来’这个奥术之后。我父亲那时候因克雷并不存在研究九环奥术的条件,但是现在已经不一样了,我们立刻就会拥有可以直追奥术帝国时期的设备和条件,因克雷的未来无须窥探也知道必然是一片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