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拜个大仙做师父 > 第一百零四章 老娘打死你
    张嘴望焦急的指指自己的嘴,大光头祖心笑笑说道:“对的,没错,这就是衔口,你现在念力控制不好,说什么来什么,还好你叫的是鬼,你要是叫妖怪,那还指不定把谁给引过来,所以你还是带着好。”

    张嘴望呜呜的想说话,那大光头祖心眼睛微闭,然后侧着耳朵听听,然后摇摇头:“听不懂,你还是先忍着吧。”

    说完他又把张嘴望拉到那个浮岛上面,搬出一堆书说道:“这些都是我灵门典籍,我知道我光教你不行,你给我看这些,说不定有办法控制你那控制不住的念力。”

    张嘴望摇摇头,叹了口气,又是看书,他在炁玄宗可是看了一屋子书,也没学会什么,现在又要看,着实头痛。但是他也不想再把那鬼给招过来,于是只好低头看着。

    这里的书那叫一个晦涩难懂呀,什么乱七八糟的,完全不知道里面的意思,但好在张嘴望不反感看书,于是就尽可能的看。但越是晦涩难懂的书,越是有个作用,那就是催眠。

    没看半篇,他就睡着了,被大光头祖心叫起来以后,他又看,可看着看着,他又睡着了。梦中他梦见自己的五个气旋不断的吸食着周边的灵气。

    然后把那灵气传输给自己脑袋里面的那一颗珠子,经过珠子之后回来的灵气更加的纯粹了,像是那珠子能净化灵气一般,而杂质部分也让那珠子给阻隔了,他感觉那珠子越来越像是真的存在的。

    而他体内好像有一座五角形的塔,不过各种颜色的边也挺好看的,而更让他疑惑的是那气旋好像有些不安分,好像气太多了。

    突然张嘴望被一个轻声唤醒,他赶紧支支吾吾的,大概的意思是我看,我看,我马上看。此时却看到来的是青婉。她提着一个食盒放在他的身边,然后蹲下问道:“你怎么样了?”

    张嘴望摇摇头,想说话却说不了,不仅说不了他还不敢说,青婉笑笑:“没事就好,我给你熬了稀粥,你趁热吃。既然前辈不让你把衔口拿下来,那就暂且不拿,等你能控制这念力了,说不定就好了。”

    张嘴望点点头,拿起小木勺子,舀起一点稀粥,便从衔口留下的缝隙往嘴里塞。但这东西确实太不方便了,那稀粥他喝一半,撒一半,剩下的一半从衔口的两边滑落下来。

    青婉笑笑,拿出手帕给他擦了擦,然后说道:“那金殿里面,那个奇怪的虚影好像有些变化了,像是真的一样,我去看了,那些东西还在往他脑子里面钻。

    你说这和你到底有没有关系吧,会不会伤害到你吧?我想把他给弄掉,可是那结界却进不去,我很担心他会对你有影响,你要是哪里不舒服,你一定要和我说,真不行,我问问我师父皓月仙子,说不定她有办法。”

    张嘴望摇摇头,然后放下碗,轻轻的抓起青婉的手,想说:你辛苦了。

    可青婉的手一被抓住,她的脸却一红,赶紧低下头去,冰冰凉的小手,被捏在张嘴望的手里,顿时他感觉有一样东西往他手里一蹿。

    他想松手,却松不开了,此时从他的眉心钻出一道气息直奔青婉的眉心,青婉想躲却没躲开,紧接着张嘴望尽然狠狠一咬牙,把那衔口咬碎了,顿时说道:“你这是什么?情人咒?”

    青婉赶紧撤手,但他们两人的手却好像被绑在一起,青婉偏过头去,没有回答,而张嘴望却惊慌失措的说道:“这就是你们一直再说的情人咒?为什么情人咒是这样的?它是不是伤到你了?”

    青婉摇摇头:“我没事,只是你也知道情人咒,倒是有些让我意外。”

    张嘴望赶紧说道:“你怎么会没事?你看这东西让你的手这么凉,肯定是有事的。”

    青婉摇摇头:“先不管这些,你先松手。”

    但张嘴望把手一松,可却松不开,他大叫:“这是?”

    这时一股若有若无的气流从他的手腕传到青婉的手腕,然后又从青婉的手腕传到他的手腕,到了他手腕之后,又钻进他的丹田,然后又从他的丹田钻到青婉的丹田,生生不息,却摆脱不开。

    此时大光头祖心不知从何处回来,站在浮岛上疑惑道:“你们这是?双修?”

    “我去你的,你这教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还不想办法把我们分开。”张嘴望急了。

    大光头祖心赶紧过来,一手抓着张嘴望的手,一手抓着青婉的手,使劲一拉,却发现他也被吸在了一起。想分开却分不开了。大光头祖心摇摇头:“我分不开,这是昆仑山的功法吗,我不会。”

    “什么?昆仑山的功法?可是我师父没教过我呀。”青婉疑惑。

    大光头摇摇头:“那我就不知道了,最好找昆仑山的人问问,什么皓月呀,冷月呀,清月呀,残月呀,她们应该知道。”

    这也提醒了青婉,她侧头看着自己的肩膀说道:“青鸾。”顿时一只如蝴蝶般大小的鸟飞了出来,悬在她的面前。青婉赶紧交代几句,那青色的小鸟就消失了。

    眨眼间,那青色的小鸟又出现了,嘴里还叼着一封信,她侧头对着大光头祖心说道:“帮我们看看。”

    大光头祖心让张嘴望用嘴打开信,然后他看了看,上面的回信倒是真叫一个简洁,就两个字:没事。

    青婉摇摇头:“这叫没事?我们要怎么分开呀?”

    突然她赶紧心口一闷,体内发出嘎嘣一声,紧接着大光头祖心就被一股气给弹开了。然而张嘴望却眉头一锁,他们看到一个红色的小点落在张嘴望的虎口,而那还在悬着的小鸟又吐出一封信,上面赫然写着:这下好了。

    青婉很是不解:“这是什么意思?”

    此时张嘴望缓缓的舒展眉头,说道:“我好像也中了情人咒。”

    大光头祖心用手拖着下巴,摇摇头说道:“你自信点,好像,不是好像,是确实中了情人咒,这情人咒能互相牵绊,看来皓月那土贼一开始就做好了打算,看来他是在给你找媳妇呀。这皓月也够无耻的。”

    突然天空传来一声厉喝:“敢说我师尊坏话,老娘打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