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玄清道神 > 第155章 晚上悠着点
    这是夏阳和黑魔道人第二次交手,终于将这一江湖败类除去。

    或许黑魔道人直到临死之前,都不相信自己会死在夏阳这个毛头小子手中。

    “老家伙,我说过,今天新帐老帐一起算,我没有食言吧!”

    夏阳看着已经死去的黑魔道人的尸体,冷言讽刺一句,然后玄清太极剑一挥将他的肚子划出一个口子。

    然后夏阳一把提起黑魔道人的尸体走向那边的焚烧炉,随手一扔,黑魔道人就被扔了进去。

    夏阳望着那熊熊燃烧的火焰,很快黑魔道人就变成一堆肥料,夏阳这才转身离去。

    这里实在有些偏僻,夏阳想打车都得走几公里到市区。

    这一战,夏阳也消耗尽了体力,所以不打算跑回去。

    十分钟后,夏阳终于在市区拦住了一辆出租车。

    直接踏上回酒店的路,此时李狂和他的女朋友陈橙还中毒了,他得尽快赶回去为他们两个解毒。

    那间酒店房间里。

    李狂和陈橙相互搀扶着,也刚回来,王纯艳也没有闲着,帮他们想办法的同时,内心还惦记着夏阳的安危!

    “小狂狂,你说我们把夏阳哥一个人留在那里,不会出什么事吧?”陈橙撅着小嘴朝李狂询问一声。

    听到陈橙的话语,李狂脸色也非常难看。

    他不了解黑魔道人的情况,所以没办法作出判断。

    唯一能让他还保持镇定的,就是夏阳告诉他的话语,以及他对夏阳实力的了解。

    李狂摇了摇头,苦笑着:“我也不知道,那黑魔道人什么修为,我们也不清楚!”

    黑魔道人?

    王纯艳正好倒了两杯水,刚端过来,就听见李狂嘴里说什么黑魔道人,所有询问一句:“阿狂,你刚说什么黑魔道人?”

    “艳姐,就是给我们下毒的那老头叫黑魔道人,好像还和夏阳认识,应该是有仇!”

    李狂回想了一下夏阳和黑魔道人的对话,如实回应王纯艳一句。

    “原来是那个江湖败类啊!”

    王纯艳听完李狂的叙述后,这才放心下来,嘴角露着笑容,内心的担心也没有那么重了。

    以夏阳这段时间的修为增长,和他的七星剑诀在手,黑魔道人就算在提升一个层次,估计也没那么容易对付夏阳。

    所以她开口说道:“你俩别担心了,黑魔道人不是夏阳的对手,他应该已经解决掉了,估计这会儿正往回走呢!”

    听完王纯艳的安慰,李狂和陈橙都点点头,脸上的担忧也都减轻几分。

    “叮咚!”

    正好这时,酒店房间的门铃响了。

    王纯艳立即去开门,正是回来的夏阳。

    夏阳进门直接来到李狂和陈橙面前,看着他们两个虚弱不堪的样子还有那惨白的脸色。

    “哎……”

    “阿狂、陈橙,是我对不住你们,那黑魔道人是冲着我来的,是我连累了你们,真的对不起!”

    夏阳叹了口气,然后朝着他俩鞠躬道歉。

    李狂笑笑说:“滚犊子,你这么见外干嘛,都是自家兄弟,再客气我得揍你了,哈哈!”

    “是啊,夏阳哥,不怪你,都怪我和小狂狂太不小心这才着了那老家伙的道!”陈橙吐了吐舌头,也随声附和一句。

    听完李狂和陈橙的话语,夏阳非常欣慰的笑了。

    “夏阳,怎么样?把那老家伙收拾掉没有?”李狂询问道。

    夏阳点点头:“黑魔道人那老家伙作恶多端,今天终于栽了,这会儿已经成了一堆肥料!”

    “哈哈!那就好!”

    李狂朝着夏阳竖起大拇指,夸赞一声。

    陈橙也竖起大拇指,笑着道:“夏阳哥,你真厉害!”

    “我说你们两个行了,自己都还中毒未解,还有心思搁这里夸我!”

    夏阳摆摆手,有些无语的样子,朝着李狂和陈橙二人一顿训斥。

    “阿狂,手给我,我给你把把脉!”夏阳伸出自己的手提醒一句。

    李狂瞬间有些不可思议的询问一声:“夏阳,你还会把脉?你懂中医?”

    夏阳回答:“略懂一二,麻溜一些,别待会毒发身亡了,你小子在后悔可就晚了!”

    这玩笑开的把李狂吓了一跳,立即伸手向前,夏阳感受了一下他的脉搏,然后又翻开李狂眼皮瞅了一会儿。

    然后脸色非常凝重!

    陈橙立即追问:“夏阳哥,我和小狂狂是不是没救了?”

    李狂瞪了一眼陈橙,没好气的说道:“傻丫头,瞎说什么,夏阳一定有办法!”

    然后李狂和陈橙都把目光投向夏阳。

    就连一旁的的王纯艳也是一脸紧张的盯着夏阳。

    “嘿嘿!”

    突然之间,面色凝重的夏阳直接笑了起来。

    让众人一脸迷茫。

    “行了,你们中的毒没啥事,就是一般的十香软筋散,只是让你们一天内浑身无力,用不了修为而已!”夏阳笑着说道。

    王纯艳脸色一黑,拽着夏阳耳朵,厉声质问:“那你刚才脸色凝重的皱眉干嘛?”

    “疼,你轻点!”夏阳尴尬的笑了笑,回答:“我这不寻思逗逗你们嘛,嘿嘿!”

    气的王纯艳没好气的拽了一把夏阳耳朵,疼的他倒吸一口冷气。

    这一幕,惹得旁边的李狂和陈橙哈哈大笑。

    “你俩笑个毛线,赶紧重开一间房休息去吧!”

    夏阳捂着耳朵,气呼呼的丢下一句。

    然后又想起什么,跑过来在李狂耳朵旁,轻声说道:“今晚忍着点,你小子还中着十香软筋散呢,别搞得太尴尬啊!”

    说完立即开溜。

    李狂愣在原地一时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时,夏阳都跑远了,李狂尴尬的脸色一黑。

    陈橙询问:“小狂狂,夏阳哥神神秘秘的给你说啥了?”

    李狂立即摇摇头,心虚的说道:“没什么,没说什么!”

    然后李狂就带着陈橙离开了房间,重新开房去了。

    这时,王纯艳也跑过去询问夏阳,道:“臭夏阳,你到底给阿狂说啥了,还搞得那么神秘!”

    “没什么,我就是让他悠着点,毕竟中毒呢!”夏阳坏笑着回应一声。

    王纯艳也是半天没反应过来。

    过了一会儿后,她跑过去拍了拍夏阳的脑袋,说道:“你小子也太坏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