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不骗你,我真是油条 > 第180章 来者不拒
    三位评委,被张翔这话给气的,一下子喘不上气了。

    刘蕊也着急了,看到这一幕,连忙走到张翔身边,对着三位教授道歉。

    “老师,抱歉,这位是我爷爷的徒弟,张翔!”

    一位稍微年轻一点的评委叫齐老师,但看起来也有个五十多岁的样子。

    齐老师眉头一皱,“你说什么?这根油条是刘老的徒弟?”

    刘蕊点了点头。

    齐老师扭头和其他的两位老师探讨了起来,没过多久,那两位老师一位年长的叫萧老、一位身穿唐装的,是沈老。

    他们二位都是在古董界出了名的人物。

    只是张翔并不认识。

    对于他们张翔也不能太过嚣张,就看着这两位老人,对着他们笑了笑,穿唐装的沈老看起来中气十足的,“张翔?你说你是刘老的弟子,那你为何口出狂言?”

    张翔耸耸肩,笑着说道:“沈老,您是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张翔这话说完,周围的人都炸了。

    特别是那些比赛的学生。

    这些学生里面有一位带着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男生,这男人沉默寡言,长着一张冰冷的脸,眼神锋利,身体站的笔直。能看出来这家伙不好对付。

    那人在这群学生中穿的非常特别,有点当下和古风结合一样一样的衣服,又不是唐装,也不是当下的衣服。但看起来就像是得道成仙,电视剧里修仙人穿的衣服。

    此刻,张翔身边骂声一片。

    “这家伙是谁啊!怎么这么目无尊长!太不像话了!”

    “是啊,是啊!这个家伙刚才说是刘老的徒弟。”

    “刘老?开什么玩笑?刘老怎么会让一根油条当自己的徒弟?”

    “……”

    张翔听着周围人说的话,同时看向舞台,重要的是,张翔想要好好看看,眼前的评委老师到底是几个意思。

    还古董鉴别大赛?

    拿出这么些个假的东西过来,是要考验学生?还是故意刁难学生?

    沈老慢悠悠的说道:“当然是真话了!”

    张翔点头。

    “好!既然沈老让我说真话,我就不客气了!在场的各位观众与参赛的选手听好了,你们眼前看到的所有参赛的作品,都是赝品,不,也不能说赝品,应该说,没有一个年代久远的。这里的画作,肯定有当代画家,或者评委席在坐的各位老师所画的。不知,我说的对不对?”

    此话一出。

    三位评委没有说话,几人都沉默了。

    但,在坐的观众以及参赛选手发出了质疑声。

    “什么!这根油条疯了吧!敢对古董圈元老级老师提出这样的问题。这是真的不怕死!”

    “呵呵!他一根油条怕什么死?那可是油条,是人类的盘中餐!”

    “也对,没有脑子的东西,胡言乱语,还不如一条狗!”

    “这油条,恐怕今天会死在这!”

    “……”

    不堪入耳的声音传进了张翔的耳朵。

    张翔依旧一副什么都懂的样子,更加不怕别人的闲话,哼着小曲站在众人面前。

    刘蕊眉头紧蹙,眼神紧张无比。

    在他们身后,李丁站的笔直。

    但凡有人靠近,李丁手中的幽冥黑刀就亮出来了。

    李丁可是上官家的顶级保镖,手上拿的又是年代久远,几乎失传的刀。

    张翔也深深的明白,有了李丁做后盾,没有什么可怕的。

    眼前,沈老起身率先开口,他微微笑了笑,“张翔啊!不愧是刘老的徒弟,眼光极其准确,这次的画作中,有赝品!也有真品。”

    说到真品,众人一阵唏嘘。

    “切!我就说嘛,这油条算个什么东西,说的话怎么能相信呢?”

    “对对对!明明有真品,古董,可不就是真品吗?还说是评委老师画的,真是够扯淡的!”

    “……”

    张翔没有说话,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沈老。

    沈老摆摆手,众人安静。

    比赛场上,再无一人开口说话。

    沈老这才继续说道:“各位,张翔说的没错,有赝品!也有真品!但是真品,确实是我们三位画的。为的就是让众人能够区分出来,在古董中,也有这样鉴宝的,不能一味的求得古董,而要真正的看透年代,和真伪,难道说我们三位老师创作的画作,就不是真品吗?”

    沈老一席话,观众以及参赛选手,鸦雀无声。

    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那你,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这油条说的竟然是真的?”

    “不可能!不可能!那可是一根油条啊,说的话怎么能当真呢?胡说!胡说!”

    “我也不相信。”

    “可是,这油条是古董界老前辈刘老的徒弟,也不知道……”

    这些话没说完,沈老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张翔面前。

    “张翔啊,不是老朽可否问你一个问题?”

    张翔一伸手,“沈老!但说无妨!”

    沈老点了点头,“好好好,你是怎么当了刘老的徒弟!我们这几位,可没有听刘老提起过?”

    张翔抬手抓了抓脑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我,其实吧,我是被刘老求着收的徒弟。我对古董鉴别没什么概念……”

    这话一出。

    众人都鄙视的竖起了中指。

    有的,还倒着竖起大拇指。

    张翔耸耸肩,叹了一口气,“你们要不信,我也没办法,这个事情,刘蕊知道。”

    刘蕊睁着大眼睛,很坚定的点了点头,“嗯,对!我爷爷说,张翔哥哥是一个奇才,绝对能在古董界掀起风云的人物,所以想让张翔哥哥在深入的学习。很多次登门,就是为了收张翔哥哥为徒,可张翔哥哥一直都不答应,后来也是因为有上官老爷子在,老爷子的命令,张翔哥哥这才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这话说完。

    众人震惊。

    可那些参赛选手们,怒目圆睁。

    “我们不服!他这一搅和,我们还怎么比赛?”

    “就是!这比赛没有办法进行了,之后,怎么选择?”

    “对对对!”

    “让这根油条退赛!”

    “对!他一根油条参加什么比赛!这是我们人类的大赛!”

    “对!”

    呼唤声不断!

    张翔整理了一下西装,笑着说:“不服,可以和我比试!我来者不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