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葫中仙 > 第一百九十二章 酒仙临凡,明尊降世
    “你说魔教匪徒正在山下列阵,要与我军野战?”

    元军大营,中军帅帐内,王保保大声质问面前报事的元军将领,满脸都是惊愕之色。

    那将领忙认真禀道:“确实如此,匪军为数约三千之众,此刻已经背靠光明顶列好了阵势。看对方旗号,应是明教新任教主胡垆道人亲临。”

    “兵力不足三千,竟想正面硬撼我三万大军,这胡垆道人忒矣狂妄!”

    王保保勃然作色,拍案怒喝,

    “我当亲帅大军出战,将这些叛逆碾为齑粉。令胡垆那妖道知晓,任凭他个人武功盖世,在千军万马的战场上也不足为恃。”

    “世子且慢。”

    旁边的一名参军出列进言道,

    “看那大魔头胡垆往日行事,其人该不乏心机谋略。此次选择主动出战,应当是探察到王师有火器之利,魔教所谓的天险已形同虚设。如今双方兵力悬殊,对方唯一的制胜之机,仍是胡垆本人的武勇。下官斗胆揣测,他有极大可能会在阵前行险一击,斩将夺旗以乱我军心。”

    王保保冷笑道:“我有三万大军,那胡垆若敢轻身入阵,便是挤也能挤死他,不足为虑!”

    那参军忙上前一步,劝说道:“世子不可大意,所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莫忘了宪宗皇帝故事!”

    他所说的宪宗皇帝,便是当年襄阳之战时,被神雕大侠杨过以飞石击杀于阵前的蒙哥。

    王保保沉声道:“此事我心中有数。但胡垆妖道武功卓绝,若是见势不妙谋求脱身,只怕谁也无法留下他。若他当真要行斩首之策,恰好是给了咱们一个布局杀他的机会。”

    那参军是汝阳王心腹,此次是受其差遣特意来辅佐王保保。见世子心意已决,他也不敢多劝,只能帮他详细筹谋安排,务求不出任何纰漏而令世子遇险。

    沉闷的牛角号和牛皮战鼓声响起,一队队元兵从大营中开出,在光明顶下的平原上列好阵势。

    所谓“兵上一万,无边无岸”。眼见面对的元兵越来越多,几乎将视野内那一片空旷之地铺满,跟随胡垆在山前列阵的五行旗战士都捏紧了手中的兵器,一颗心不可避免地跳得快了一些。

    胡垆仍是一身朴素道袍,骑乘着熊大处在己方军阵的最前列,熊二则紧跟在一旁。

    如今这两头庞然大物身上都披挂了一件由“锐金旗”铁匠临时改造的鱼鳞甲,黑沉沉的甲片在日光下反射出幽冷的光泽,稍有动作便铿然作响,令它们一改平日的憨态而显得分外狰狞凶厉。

    胡垆看到一身戎装的王保保策马在阵中现身,身周是三百名“金刚门”的光头汉子团团护卫,左右有“玄冥二老”寸步不离相随。

    他心知决战时机已至,当即将双手十指张开举在胸前,作火焰飞腾之状,朗声诵念:“焚我残躯,熊熊圣火。生亦何欢,死亦何苦?为善除恶,惟光明故。喜乐悲愁,皆归尘土。怜我世人,忧患实多!怜我世人,忧患实多!”

    在诵念明教世代相传的经文时,他悄然运用了“醉龙八音”和“惑心术”的窍门,声音笼盖全场,令双方数万人听得清清楚楚,声音中隐含某种浸入心灵的神秘力量。

    明教一方听了,自是个个热血沸腾,壮怀激烈,异口同声地在胡垆之后齐声朗诵。

    这些声音混合在一起,如滚滚惊雷在战场上空回荡。

    元军一方有的听懂了,有的因语言不通而不明所以,但都能感觉到这声音中蕴含着一往无前、视死如归的坚毅斗志,一时间各个敛声屏息,面现异色,竟以近十倍的兵力而反被对方气势压倒。

    胡垆哈哈大笑,在两军数万双眼睛的注视下,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偌大酒坛,随手拍开泥封,揭开坛盖,高举过顶,微微倾侧,登时便有一道晶亮酒液飞泻而下。

    他仰着头张开嘴巴接住酒液,喉头耸动咕嘟咕嘟吞咽不停,一口气将这少说也能装三十来斤酒水的坛子喝个底朝天。

    侧后方的“厚土旗”掌旗使颜垣见胡垆一口气喝下三十多斤烈酒仍面不改色,咋舌惊叹后向相邻的“洪水旗”掌旗使唐洋道:“咱们教主当真是天上酒仙下凡,难怪那天咱们十来个人加在一起也喝不过他一个!”

    唐洋目不斜视,沉声道:“休说这些有的没的,专心等待教主的出击信号。”

    胡垆倏地如一阵疾风般从熊大背上飞掠向敌阵,手中却仍提着那空了的酒坛。

    “这妖道果然要行斩首之策!”

    王保保不惊反喜,急忙掣出腰间佩剑向前一指,旁边立时亲兵以旗帜与号角配合传令。

    元军大阵两翼的各一千名弓箭手一起张弓搭箭,中军则有三千名人马俱披重甲的骑兵缓缓前移。

    胡垆纵掠如飞霎时间已跨越数百步距离,进入元兵弓箭手的射程之内。

    两千根用牛筋制成的弓弦发出一声整齐划一的震鸣,两千支白羽长镞的重箭同时斜向上方飞至高空,划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化作一片密集的箭雨。

    在这一刹那,密集箭矢的阴影投射在地上,将胡垆的身形完全笼罩其中。

    胡垆右臂蓦地运劲一扬,将手中的空酒坛掷向高空,自己则不闪不避地冲向漫空箭雨。

    内运“葫芦心经”,调动腹中上古异宝水火龙珠的些许力量,借以催发“法天象地”异能,且是全力施为毫无保留。

    他的身形如充气般急剧膨胀,只是一瞬身高已达到寻常成年男子的三倍,肌肉怒凸如山丘,青筋盘结如虬龙,身上的道袍被撑得四分五裂随风飘散,只剩下贴身穿着的以“冰火岛”上那头巨型章鱼之皮裁制的黑色无袖背心和齐膝短裤。

    外用“金刚护体神功”,护身真气离体三尺,化为无形气罩,同时开启“金刚不坏”异能。

    他的皮肤上浮现出一层黄色光晕,与护身真气相融,使得整个人笼罩在一层淡淡的金黄光芒之内。

    箭雨终于落下,却没有一支箭能够射进他身前三尺之内,只与他体外金光一触便被反震弹飞。

    “啪!”

    直至此刻,胡垆在掷向高空的酒坛升到最高点,其中暗藏的一道真气爆发,将整个酒坛炸得粉碎。

    “吼!”

    在酒坛炸碎的同时,首先是熊大和熊二齐齐地发出一声令人心胆俱寒的巨大咆哮,埋首向着化身巍峨巨人如天神降世的胡垆追了上去。

    酒坛的炸碎和白熊的咆哮,将已被骇得呆若木鸡的五行旗战士惊醒,“锐金旗”掌旗使庄铮想到昨夜教主找自己密谈时婉转说过的几句话,登时福至心灵,扯开嗓子用最大的声音狂吼道:“明尊降世,天佑我教,杀敌!”

    只这一声吼,两千五百名五行旗战士体内凭空生出无边的勇气和力量,一起红了眼睛狂吼:“明尊降世,天佑我教,杀敌!”

    在直冲霄汉的吼声与杀气中,义无反顾地跟在两头白熊后面,悍然杀向十倍于己的强敌。

    再后面满山的明教教众也都亲眼看到了自家教主展现的有如神迹的一幕,惊骇之后,一腔热血鼓荡如沸,高举兵刃旗帜放声狂呼:“明尊降世,天佑我教,杀敌!”

    留守的一众明教首脑个个兴奋莫名,大多随着教众一起狂呼。

    只有杨逍心中暗叹:经此一事后,胡垆教主在中土教众心目的地位,只怕已超过那崇拜多年却终是虚无缥缈的教祖摩尼,日后推行修订后的教义也将再无阻碍掣肘。至于自己的那点心思,已经该彻底抛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