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碰瓷之王 > 130.不为人
    如果不是阳顶天亲自批复的,这可能是李思纯心里对学校唯一的念想了。
        她不相信阳顶天那样一个正直无私的人会因为秦家的权势而改变。
        也不愿意相信学校这方唯一的净土,也变得世俗一样污浊恶心。
        可是眼前这张自动退学申请却分明地告诉她,这个世上有干净的人,却没有干净的地方。
       见李思纯失落的样子,秦流很满意。 于是轻言细语地说道: “不,阳校长身受重伤,这是成立地校长批复的!”
        他嘴角上翘的幅度更大了,丝毫没有掩饰脸上的得意。
        当然,也掩饰不住。
        他认为退学申请书这一招实在是妙不可言。
        这张退学申请书其实来得很容易,可是用在这里,他觉得作用巨大。
        让李思纯认识自己的强大,那么就算有拒绝,也一定不会那么强烈。
        就像某签的选妃,不就是仗着自己的强大,轻易地得逞吗?
        当然,秦流比某签更加强大,不过他的深情人设却维护得很好。
        注意只是人设。
        在学校偷吃窝边草的时候,不就被唐琳儿看见了,还曾当着很多人都面直接揭露了出来吗?
        不过先前从没有像现在这样肆无忌惮罢了。
       也不知道姐夫现在的状况怎么样了,要是姐夫没受伤……绝不能连累姐夫……我……李思纯心潮起伏,却突然展颜笑了,犹如春花遇到东风,十分地娇俏迷人:“好,我答应你,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秦流心里不屑,脸上却依然宠溺:“别说一个要求,就是十个、百个我也答应,思纯妹妹,你说吧,无论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了!”
    “谢谢秦师兄,那你把他杀了吧!只要你杀了他,我主动配合你晋级!”李思纯巧笑嫣然,声音温和平静。
    可是被她手指指着的李乘风却吓得猛地后退了一大步,脸上掩饰不住的惊惶:“李思纯,我是你爹!”
        他知道,秦流真有可能会杀了他。
    “是啊,我知道啊,你是我亲爹,爸爸,女儿爱你啊,从你当初下手杀我们母女的时候,我就希望你去天堂好好享福呢!”
        李思纯笑容依旧,可是眼角的泪水却不停地打转,手无意识地抓着柳伊然的肩膀,将衣服都抓破了。
        柳伊然苍白的脸色已经灰败,嘴唇哆哆嗦嗦地却没能发出声音来。
        她知道李思纯为什么会这样说,可是她现在连祈求上苍的勇气都没有了。
    李乘风又退了一大步,隐隐将精气神都提起来了:“秦少,你千万不要相信她,等我做了族长,以后你随时需要炉鼎,我都能够为你提供!”
    “岳父大人,看你说的,我们是一家人啊!”秦流轻轻地转过身,脸上的微笑温润而迷人,“岳父大人成全我可好?”
    李家女儿的处子之身的确能够助人破镜,不过效果却有差异。
        传说这个能力来源于魔族血脉。
        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但是在大势力之间,却也没有人怀疑。
        不然当初争霸天下的时候,为什么只有李家人能够轻易地请来魔族帮助。
        有一种说法,李家本就是当初魔族的王族派到天行大陆的探子,只不过却被天行大陆同化了。
        唐家据说就是李家为了保存火种而故意分出去的一支。
        当然,还有一个传说,当初魔族派到天行大陆的是两支人,一开始团结一起做探子,后来因为各种利益纷争,而分裂成了唐门和李家。
        失去了唐门这个金牌打手,李家于是飞快地衰落了。
        可是因为李家女人那独特的血脉之力,李家一直没有被灭门。
        从某种程度来说,就算秦家灭了,李家都不会被灭。
        李家相当于各大势力的升级灵丹丹药库。
        李乘风知道这些不是传说。
    他还知道李家女儿的血脉之力越浓郁效果越好。
        李小琴和李思纯姐妹虽然曾经被他狠心地杀过,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血脉之力却越来越浓郁,血脉浓度是她们这一代少有的。
        于是李乘风的心思就又开始活络了,将主意打在了李小琴和李思纯身上。
        不过手段却低劣而卑鄙。
        当然,一个能够杀妻杀女的男人,也不可能有什么品德可言。
       当年,柳伊然本是李家的丫鬟,因为温柔貌美,被李乘风用强玷污,一番甜言蜜语的许诺,柳伊然做起了少奶奶的美梦。
        可惜李乘风只是玩玩罢了。
        之所以甜言蜜语的各种许诺,只是怕柳伊然闹起来,影响他成为少族长。
        更何况,李乘风使用甜言蜜语许诺的手段猎艳的对象远远不止柳伊然一个。
        新鲜劲过去了,李乘风就失去了兴趣。
        柳伊然以泪洗面,想去找个说法,可是铺天盖地言论都是骂她不要脸,妄图攀高枝。
        绝望之下,她准备一死了之,谁知道却怀了身孕。
        这时候,李乘风知道柳伊然怀孕,以为是个可以为自己做少族长增加筹码的儿子,又甜言蜜语了几天。
        只是很快就变本加厉,甚至直接将外面的女人带到柳伊然面前玩。
        他在乎的只是柳伊然肚子里有可能生出来的儿子罢了。
         母性本能之下,柳伊然忍辱负重,生下了李小琴、李思纯姐妹。
        一见是对女孩,李乘风暴怒,寻了个机会,将姐妹俩从高楼上扔了下去,幸好一个老仆忠叔刚好在楼下将她们救了下来。
        后来李乘风又勾结保姆想放火烧死母女三人,又是忠叔悄悄将她们救了下来,暗中送到了乡下。
        只是她们母女命运实在多舛,在乡下又遇到了色狼流氓。
    要知道一个大家族出来的丫鬟,一个能够被大家族少爷看上的丫鬟,成了少妇更加风韵迷人,无奈之下,李妈妈只得报出李家的身份。
    色狼倒是不敢轻举妄动了,可是这样一来却又暴露了身份。
    李乘风暴怒之下,来到乡下本准备再次杀人灭口,却发现一对双胞胎女儿,血脉之力浓郁无比,心头大喜,觉得这对女儿终会给自己带来莫大好处,于是又用甜言蜜语地哄住了柳伊然,却没有将母女三人带回家族。
    随着李小琴、李思纯年龄的增长,李乘风一天天都在计算怎样利益最大化,没想到李小琴却看出了他的算计,想尽办法,吃劲苦头,最终将李思纯送进了神龙大学,而自己也进入了娱乐圈变成了公众人物,让李乘风不敢轻易下手。
    于是勃然大怒的李乘风开始冷酷地对待李妈妈,以此来逼迫李小琴和李思纯就范。
        无奈之下,李小琴只得答应种下血蛊,二十岁后答应李乘风的要求,前提条件是不能伤害李思纯。
        只是后来,李乘风连二十年都等不住了,当初李小琴与赵家的事情就是他的大手笔。
        只是没想到被颜开破坏了。
        现在看着秦流脸上的笑容,李乘风心里发冷。
        因为他好死不死地告诉过秦流,如果李家女儿主动配合,破镜的效果更好。
        颜开人已经来到了门外。
       他本想等阳顶天来处理的,可是刚刚秦流的话,却让他明白阳顶天不但还没有恢复,多半还受到了不可抗拒的掣肘,甚至可能有生命危险,就想快速解决问题去神龙大学看看。
        不过见秦流和李乘风即将狗咬狗,又撑起一个防护罩,开始拨打阳顶天的电话,想确认一下阳顶天的状态。
        可惜电话嘟嘟嘟地响着,却没有人接听。
      难道真出事了?
        成立地这个人是谁?
        颜开皱眉想了想,又拨打了天府酒客的电话,这次倒是很快就接通了,不过电话里声音很是嘈杂。
        天府酒客喂喂喂了半天,声音才稍微清晰了一点,直接连珠炮似的说道:
    “颜老师,你还活着啊?真是太好了!不过现在学校很乱,成立地副校长联合了一批人要罢免阳校长,现在双方剑拔弩张,好像要打起来了!”
    先问一句我还活着?
        难道这个成立地找的理由跟我有关?
        颜开眉头一皱:“那你想办法跟阳校长传个信,叫他稍微拖延一点时间!我五分钟后到达!”
        他对阳顶天还是很有好感的,不只是因为阳顶天救过沙利叶,还有一份单纯的欣赏和敬佩。
        当然,也许还因为他有一个顶级漂亮的女儿。
        这一点,颜开是肯定不会承认的。
        毕竟阳杨对他没有什么好脸色。
        可是那又如何呢?
        想要欣赏美,收藏美,还在乎什么脸色?
    “好!不过颜老师你要小心。
        成立地不但拉拢了很多本校的老师,还有一个天行大学的执事叫做甄银建的也在他身边。
        总之,他们现在的实力很强大。
        当然,我们也有很多学生在支持阳校长。
        不过看阳校长的样子好像是要准备屈服了。
        他现在没答应是因为成立地要开除我们这些支持阳校长的学生,说我们跟一个老师做私事,不像一个学生……”
    看来所谓支持阳校长的学生多半就是出来跟我做事的那群人了!
        呵呵!
        成立地……
        颜开心里怒气勃发:“我一分钟后到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