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此刻,全人类都认为我是修仙者 > 第227章 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
    然而纣王对于这个女人放出来的那些可笑大话,他突然觉得很搞笑。

    只是区区一介孤弱女子而已,床榻上的玩物,尽管让自己有些贪恋,可现在的纣王已经不是之前的纣王了。

    美色当前,仅此而已。

    在国家跟国家之间的利益面前,她们女人嘛……呵呵。

    直接一句话概括为:可有可无!

    天大地大,只有国家最大。

    纣王大手一挥,马上做了吩咐:“来人啊,赶紧将这个疯女人给孤王押下去,孤王不要在听到她的叽叽歪歪,甚是烦人。”

    “啊……你们想要干什么?不要……放开我。”

    吉吉阿雅直接被卫兵给架走。

    那一刻的吉吉阿雅,她真的是绝望的。

    那个可恨的男人啊,残忍又是残酷的夺走了她的一切,可是竟然连最后一点温柔的施舍也不给她。

    哪怕是一个冰冷的背影也好啊,可是一切都没有。

    她的国家乌桑国,危矣。

    “商纣王,你真的很可恨啊,你不能这样来对待我,不能啊……”

    可怜又是可悲的女人,不管如何挣扎,如何的敞开嗓子呼喊,根本没有一人当做一回事。

    校场上的整顿三军,突然跑来一个女子作妖,并未影响到他们的心情。

    不过也是有些将士在悄悄的开小差。

    美丽的敌国公主,竟是落得这样的可悲下场。

    不但被他们的王给睡了,最后还被作践的像是一条狗一样,摇晃着尾巴乞怜,都未能换回男人的半句话。

    其实,作为敌国公主就该有自己的觉悟,而不是一味的作践自己。

    “儿郎们,你们都听好了,孤王现在给你们半刻中的时间,回去后好好收拾一下行囊,半刻中之后,校场上集合,我们出发。”

    “苏护,黄飞虎出列!”

    “末将在!”

    苏护,黄飞虎俩俩同时出队,身子站的笔直。

    纣王非常满意他们两人的站姿:“苏将军,黄将军,这1万精兵,孤王分给你们每人4000人,余下的2000人,孤王亲自领导,你们对此有什么异议吗?”

    “末将遵旨!”

    “末将没有任何异议!”

    “好!你们都散去吧,一刻钟之后集合出发!”

    “是!”

    众人立马做了轰兽散。

    所有人都散去,唯独微子启留了下来。

    纣王有些狐疑的看着微子启:“王兄,你有什么事情吗?”

    “哎……”微子启一副欲言又止。

    对于王兄的这个鬼样子,纣王一看就明白了。

    无非就是为了将商蓉撤职了,让自家王兄担任了首相一职呗。

    这两日以来,的确有些臣子递上了奏折,弹劾起了立下微子岂为相的事情。

    只不过那些折子都已经被纣王给压下了,甚至都不看一下。

    哼哼!

    什么玩意儿?不就是立相问题吗?用不着他们来对自己指手画脚。

    对于那些突然跳出来作妖的臣子们,纣王鸟都不鸟他们,随便他们蹦跶好了。

    看着一张纠结成便秘脸的微子启,纣王心情倒是很惬意:“王兄,孤知道你想要说些什么,不就是一个区区的相位吗?尤其是这职务现在都已经落实了,你王兄已经是成为我们殷商的丞相了,你还在纠结些什么?”

    “大王,这……不是,话可不能这么说的。”

    向来能说会道的微子启也有哑巴吃黄连的时候,吞也不是,吐也不是,真是有苦说不出哇。

    丞相之位并不是他自己的本意,而是被自家兄弟给如同赶鸭子上架一样,强硬的塞到了他身上。

    大王之命令,尽管是作为兄长,可是他这兄长不得不服从命令。

    公然反抗么?

    只是想想而已,那是不存在的。

    自家的二弟可是一国之君,且是优秀,何来的反抗之说。

    可微子启心中就是一直一直在纠结着。

    前首相商蓉被撤职,虽然不是大王亲自给革职了,是商蓉自动辞官离职的,可朝堂上明眼人都知道,分明是来自大王的威压施压之后。

    商蓉才不得不自动辞官。

    依照商蓉对官途的迷恋程度,他还想在仕途上混个三年五载应该是不成任何问题的。

    可是偏偏纣王不如他所愿,也只能就此作罢了。

    “王兄,丞相之位目前已经成了定局,谁人也都没有任何权利去修改,去质疑,这是孤王的决定!”

    纣王看着微子启一脸严肃说道:“不管你是否要接受这个官职,目前所有的文书官印什么的都已经下发了,覆水难收,且君无戏言。”

    “王兄,再过一刻钟之后,孤王就要随着三军出征了。孤王出征了之后,朝堂上的大小事情,孤王还得靠着你们担当呢,你们可不要趁着孤王出征了,然后个个都变得懒懒散散的,不成立朝政事物,这可要不得的。”

    “啊……并没有这回事!还请大王放心,既是大王的嘱托,我们定当会好好的处理朝堂上的任何大小事物,我们不会拖了大王的后腿,请你们可以放心的去前线作战。”

    尽管心情还是很纠结,可是在大是大非面前,微子启还是表现出了一个男人该有的担当一面。

    帝君随着三军出征可不是儿戏。

    将士们在前线抛头热血,奋勇作战杀敌,那么他们作为后备总不能拖累了他们的大腿。

    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古人诚不欺我。

    此事了了。

    微子启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赶紧问道:“对了,大王,前些日子,是不是有几位臣子给上弹劾的奏折了?不知道大王想要如何处置他们?”

    棒打出头鸟!

    微子启不敢说对帝辛的性子了解多少,可是二弟一旦发起怒火,那可是非常恐怖的,即刻将整座摘星楼给燃爆了,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的。

    纣王目光一沉而下,随之反问道:“那么,王兄,你是希望孤王该怎么去处置那些像是跳梁小丑一样的几粒老鼠屎呢?”

    老鼠屎?

    呃……这话又怎么说的?

    貌似坏菜了啊。

    大王竟然亲自将自家的臣子比喻为“老鼠屎”,那么这个问题一定会非常的严重。

    微子启内心下顿时有些慌乱,赶紧帮着求情:“大王,那些臣子也是为了维护朝堂上之间的和平,所以他们才上奏的,还希望大王不要怪罪他们,给他们一个轻处理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