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开局夺舍大长老 > 第277章 皓日劫
    陈星河踏上传送灵光,鲜红边框立刻呈现选项。

    第一恢复伤势,第二积分兑换,第三加速回归。

    选第二项。

    再次出现三项,第一修复物品,第二兑换战利品,第三兑换功法。

    消耗积分的时刻到了,点选第一项修复,将紫绶仙衣和星辰幡放上去,再将破损玉马和黑色藤甲放上去,四件宝物一起修复。

    红色边框上显示,修复紫绶仙衣花费八十点积分,修复星辰幡同样花费八十点积分,这里面水分太大,距离真正的紫绶仙衣和星辰幡相差太远。

    此外,修复破损玉马和黑色藤甲也是八十点积分。

    看来这是一个定额,做不到完美复原。

    陈星河有些郁闷,气得捶了红色边框一拳,谁想光芒再次闪烁,竟然进行了二次修复。

    “咦?可以不停按修复选项吗?”

    经过尝试,果然如此。

    第二次修复开始,紫绶仙衣和星辰幡立刻呈现出光彩,而且灵性缓缓提升,花费一百六十点积分。破损玉马和黑色藤甲光芒大盛,一个花费九十三点积分,另一个只花费三十点积分。

    “竟然可以二次修复?那能否继续修复下去?”

    陈星河抬手触及修复选项。

    真的可以,不过紫绶仙衣和星辰幡双双吞噬剩余九百九十二点积分,似乎还远远不够,这就有些恐怖了。

    “从八十到一百六十是倍增关系,然而后面不是预想中的三百二,需求更大,也许是六百四。”

    “真是无底洞啊!这就将积分清零了?”

    “等等,这次任务惩罚不扣积分了?直接扣除三百银币,还有这血逝印。”陈星河摸向额头。

    “六十五万黄泉修士就这样葬身青云世界!百中存一,仅剩六千五百人。”

    “不知道四家联盟损失多少,千年关口刚刚开启就闷杀如此多黄泉修士,是因为不想看到黄泉对应宗门东山再起?还是试炼晋级本身有着人数限制?他们想通过这种扼杀多占多得?”

    “也许二者兼而有之!”

    “看来诸天各界修士对于赤皇天来说,只不过是一个可以随意摆弄的数字!罗浮岛筑基修士总共不到两千,崆峒山诸峰也不过近千筑基,仅仅一场试炼就死了六十四万三千五百筑基!”

    “我能活着不是因为道行高深,而是因为朱雀潜心谋算,占了两步巨大先机保存实力,这才堪堪熬过死战!”

    “虽然得了不少积分,连炼血王遗留舍利都是我干掉的,不过紫绶仙衣和星辰幡真是无底洞。”

    “不知道让他们完全复原需要投入多少积分,现在显然是不够的,好在暂时应该够用了。”

    陈星河盘坐下来,仔细琢磨玉马和藤甲,只觉得两股灵性渐渐壮大。

    “这匹玉马是不可多得骑行灵器,而且拥有一些穿梭禁制和防护之能,对于筑基修士来说无比强大,对于金丹修士来说就未必了。”

    “我在心光遁法上面已有所得,再耗费时间祭炼这件灵器有些多余,不如交给姜薇儿祭炼。”

    “还有这具黑色藤甲,论防御无论如何无法与紫绶仙衣相比,交给修罗王祭炼吧!我应该将时间花在祭炼紫绶仙衣和星辰幡上面。”

    想到这里,陈星河立即召唤他们两个,送出一马一甲,谁知姜薇儿却道:“这匹玉马有助于冲锋陷阵,拿来专司逃命太浪费了,应该交给修罗王使用。”

    “好,回去再给你物色其他防身之物。”陈星河也不矫情,现在兜里揣着二十六枚金币,还有许多精琳草,钱财方面可谓富富有余。

    由于积分消耗一空,归程会很漫长,闲来无事做什么?修炼呗。

    这两天他坐在河底打坐,觉得神魂快速壮大,心神一强再强,神识快赶上筑基中期修士了。

    不知道这般心神可否修炼九劫黄泉诀?总要试一试才知道。

    陈星河盘坐下来,九劫黄泉诀所载文字于心头浮现,开篇第一段猛然在心神中铺开。

    那是意念的铺开,仿佛接受古代先贤亲述,如同心中敲响洪钟,每个字都呈现恢弘意味。

    “一切刹那中,世界不思议,或成或有坏,或有已坏灭。譬如林中叶,有生亦有落,如是刹那中,世界有成坏。譬如依树林,种种果差别,如是依刹那,种种众生住。譬如种子别,生果各殊异,业力差别故,众生刹不同。譬如心猿马,随心见众色,众生心净故,得见清净刹!”

    忽然,陈星河感觉自己清净下来,一切烦恼远离,一切心怒远离,一切执着远离。

    只是这种状态未能持久,心神之中传来轰隆隆巨响,猛然之间看向周围,自己坐在一片洁白滩涂上,头顶一颗烈日宣泄万丈光芒。

    心中忽然明悟:“九劫黄泉诀第一劫,皓日劫!”

    陈星河有些高兴,终于可以修炼九劫黄泉诀了,头顶上这颗皓日完全就是心造所成。

    “难怪需要心神强大,因为心神不强无法营造出这般场景。”

    “九劫黄泉诀的真正修炼方向在于炼心吗?”

    “这样似乎也不错,心光遁法由心起念,九劫黄泉诀或许可以让遁法变得更加强大。”

    烈日当空,刚开始时不算什么,可是一刻钟过去,不知道从哪里摄来一个“灼”字,万事万物突然变得灼热难耐。

    巨大灼字围绕烈日盘旋。

    “这是怎么回事?”陈星河心中生出不妙之感。

    很快,烈日摄来一个炙字,浑身上下冒起黑眼,仿佛放在砧板上炙烤。

    接下来,炯字,灿字,烤字,熠字,炎字,烨字,炽字,焚字……

    全是火字偏旁部首字体,陈星河时而“嗷嗷”直叫,时而“啊啊”惨叫,比遭遇雷劫还要痛苦。

    这些字所代表的意义不断爆发,已经不是酷热那么简单,任何真火毒火都不能与之相比。

    老实说,他没有做好准备,不知道九劫黄泉诀是这么个情况,要是知道绝对不会轻易尝试。

    现在怎么办?已经骑虎难下。

    心神恍惚,出于本能,陈星河心中发出一声龙吟。

    他突然想起来了,自己拥有青龙记忆,对“火”本该亲厚,而且自己还有火灵根,不至于一败涂地。

    慢慢的,他开始重整旗鼓,在皓日劫中历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