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梦里有大佬 > 第三百六十五章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第一更求订阅)
    不得不说,三宗跳出来之后尽显底蕴,轻易便派出了四名天人初期,可见对方底蕴有多深厚。

    很难想象,三宗到底藏着多少天人高手。

    面对如此强大的敌人,危机甚至胜过了过往。

    郝培文这般选择,也属正常。

    只是投降之后该如何做?

    割地赔偿?

    接受奴役?

    这是能接受的条件吗?

    郝培文这般高手,自然有相应的待遇,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只是这便会苦了大夏的百姓们。

    再有大夏有多少人为了保家卫国牺牲,他们能接受吗?

    不……

    不仅仅是他们,我们一样接受不了!

    刘自在大笑道:“站着死,跪着生,你们选哪个?”

    “还用问吗?”

    “当然是站着死啊!”

    ……

    眼前宗师们固然已老,却不缺乏血气,此刻纵然是面对天人威胁,也不肯轻易低头,他们也不能低头。

    在这里低头了,老祖宗落入对方手中,恐难再恢复,大夏绝无翻盘机会。

    宗师认栽,对方几乎可以说是掌控了大夏。

    再有谁甘做那卖国求荣的走狗!

    “死就死吧,坚持了一辈子的事情,怎么可能在最后关头放弃!”

    “半只脚迈进棺材了,谁他妈要来个晚节不保啊!”

    宗师们齐齐一动,纵然是身后跟着的医生护士们,亦是一脸不屈。

    他们虽然没有经历战场,可却一直照顾老祖宗,知道这位老人付出过多少努力,每次都是伤痕累累的归来,只为守护大夏,只因大夏永不屈服!

    身为大夏人,更是知道大夏这些年付出了多少努力,才走到如今。

    郝培文虽是天人,却连给老祖宗提鞋都不配!

    他非但要掌控大夏,更要做那卖国求荣的狗贼,但凡有点血性之人,都无法接受。

    此时此刻,他们只恨自己没能力,不能加入反抗阵营。

    宗师齐聚,全力出手。

    郝培文其实已经料到这个场面,到底是一群蠢老头老太,在他看来,民众的利益算个屁,郝家的利益才是最重要的。

    大夏螳臂当车,绝不可能是尚武位面的对手。

    牺牲民众利益,换取郝家以及你们的利益,有什么不可?

    难道我还会亏待你们不成吗?

    不过杀了这群人,他也没这个打算。

    到底都是些老英雄,后辈遍及大夏,又是大夏的巅峰力量,他要去跟尚武谈和,也需要大夏有一定的力量才行。

    若是自断臂膀,到时候哪里还能争取什么利益。

    杀断然是不能杀的,但他也不介意,让这群人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天人!

    天人力量彻底释放,一股无形压力笼罩四周,实力低下,登时便感觉到一股重压袭来,压得身体动弹不得。

    宗师们虽感受到强大的压力,却不肯屈服。

    众人全力出手,哪怕是能轻易撼动山河的力量,在天人面前也显得十分渺小,竟连郝培文释放真元形成一堵无形墙壁都难以攻破,只觉横在眼前的,便是一座无法逾越的高山。

    郝培文双手背在身后,一显高人作风。

    面对尚武位面侵略的时候,他从不敢走到台面上,此刻老祖宗伤势严重,无再战之力的时候,他便跳了出来。

    哪怕强如仙神,在众人眼中的形象,也不如一坨狗屎。

    郝培文一挥手,二十名宗师无论初期还是巅峰,都难挡天人神威,身体被轰飞。

    他们却不甘放弃,身体翻转,一擦嘴角被强大力量震出的血迹,又冲了上来。

    “不知死活的东西!”

    郝培文怒不可竭,给你们留点脸面,还真当自己好欺负了,不想杀你们,不代表杀不了你们!

    天人一出手,宛若进入无人之境,一爪抓住一名宗师头颅,郝培文怒道:“给我跪下!”

    强大的力量释放出来,好似一柄大锤从天而降,砸在那名宗师头顶,压得身体颤栗,浑身仿佛龟裂了一般,双腿却如擎天之柱,不软半分。

    身体痛苦难当,意志绝不服输。

    “哈哈哈哈!狗贼!”那宗师含一口鲜血,冲着郝培文直接喷了过去,却无法攻破天人的防御。

    可单单这个态度,就已经让郝培文怒不可竭了。

    他可是跟自己哥哥保证过,一定能完美解决这件事情。

    却不想自己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这群人却冥顽不灵,看不清楚现实,居然还想反抗自己。

    “给我去死!”手一动,就欲捏碎这宗师头颅。

    “老王!”

    不远处一名宗师脸色大变,似乎跟这名王宗师关系不浅,此刻不顾一切的冲了过来,狠狠的撞向郝培文。

    只可惜对方实在是太强了,真元力量反震,却是将他整个人抛了出去。

    其余宗师亦不甘坐以待毙,纷纷冲了过来,这么多人的力量扭成一团,也是不容小觑的,郝培文也不想杀了所有人,只能暂时收敛。

    “给我跪下!”郝培文看着王宗师。

    “哈哈哈!”王宗师被他抓住脑袋,只觉得脑袋瓜子好像要炸裂一般,此刻却异常坚定,怒瞪他道:“跪下?跪谁?跪你这个杂碎吗?那我还不如跪一条狗,好歹狗也对我大夏有功!”

    “你找死!”郝培文哪里遇到过这种类型,哪怕是死亡近在咫尺,竟也全然不惧,面对天人存在,竟然还敢辱骂自己。

    “狗贼,大夏有难你不在,老祖宗为护大夏战到力竭,你这狗东西就跳了出来,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算什么东西?”王宗师也是豁出去了。

    大夏好不容易胜过了尚武,凯旋归来的时候,潜藏在大夏的天人,却搞了这么一出,谁受得了!

    “你……”郝培文想一爪捏碎他的脑袋。

    王宗师继续喊道:“老友们,要是能活着回去,就给我王家后人带句话,老子不是孬种,王家人若还有种,就不准妥协,谁敢屈服对方,来下面见老子的时候,头都给你拧掉!”

    “哈哈哈,王家儿郎皆好汉,我陈家儿郎也不差,岂是那种助纣为虐的孬种,老王你到底是也是一家之长,怎么还看不起自己孩子,今天我们就算是死在这里,也断然不会向你这狗贼讨饶!”又一名老迈的宗师一边攻击,一边大笑起来。

    “别以为就你们两家有儿郎,当我家没有是不是,郝培文,你算东西,你这种败类能成天人,当真是老天无眼!”

    宗师们一辈子为国奉献,到如今半只脚都迈进了棺材里,到了这一刻,自然是贯穿了一句话。

    生死看淡,不服便干!

    郝培文怒急,哪里想到这群人竟然油盐不进,此刻真是恨不得打杀两人,却也知道这群人势力非同一般,若是轻易打杀,必然种下祸根。

    他需要平稳过度权利,彻底掌控大夏,少不得这些人的支持。

    若是将他们家族,将他们的后辈推倒对立面,即使是掌控了大夏,他也不过是拿到了一个空壳子。

    再者有这些人支持,可以说是名正言顺。

    若是将这些人以及家族逼到对立面,那可真就是名不正言不顺,跟自己的设想有极大的差别。

    “冥顽不灵的东西,不服是吧,那我就打到你们服!”郝培文怒急,大喝道。

    ……

    尚武位面。

    林易和宋老爷子蹲了一天多,这才发现各地都有皇朝军队逃窜,像是已经进入了战斗的尾声。

    “打完了?”林易有点弄不清楚,毕竟没参与过这种战斗。

    “估计也差不多了,主要是天人战场不能输,按照你所说的情况,天人以下的战场,多半是大夏占优势。”宋老爷子直接回道。

    这一天时间,两人也没闲着。

    老人家落后了三十年,也想尽快知道目前大夏的情况。

    得知各地都有强援,尚武位面发动战争的动机又不纯粹,加上各种搅局势力,天人以下的战场,大夏占据优势。

    不过当今这时代,并非完全以这个境界的战斗衡量胜负,关键是天人的存在,有点超出了常规。

    除非是那一方天人胜利,这才能算是真正的胜利。

    “逃走的好像都是皇室军队,难道是老祖宗打赢了,尚武皇朝输了?”林易都觉得有点难以置信。

    这一次敌对天人肯定很多,也不知道老祖宗是怎么胜利的。

    “老祖宗实力非同小可,实乃女中豪杰,你以为她单凭一人之力,到底是如何撑住大夏数十年不败的。”宋老爷子看样子也是个唐吹,不过老祖宗还真就有这个资格。

    虽说那个时候,尚武位面可能也没几个天人,不像是现在过去那么久,该成天人的,差不多都成了。

    从这个情况来看,大夏的情况也是越来越危急,天人层次的实力如果不能迅速增强,很可能就挡不住尚武的进攻了。

    “那我们赶紧过去看看,尽快先赶回大夏!”林易当机立断。

    大夏胜利,敌对天人必然离开,自己就没什么好顾忌的了。

    加上大夏一胜,尚武都是败军之寇,也没功夫关注天上的情况吧。

    宋老爷子身份特殊,留在这尚武位面一天,便多一分的危险,尽快将他带回大夏才是正途。

    林易背起老爷子,脚踩大宝剑御剑飞行,朝着大夏军营赶去。

    一路见闻,尽是大夏军追击残寇,可见当真是大夏胜利了,林易也禁不住松了口气,撑过这一波,多少能争取一点时间发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