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都市奇门神医付心寒姚婉清 > 第1041章 病的不轻呀
         第1041章 病的不轻呀   
           高云伟其实听到付心寒这句话时,他心里就咯噔一声,心中暗道不妙,不妙,自己草率了。

   

           因为他听到付心寒说今天他还要见其他的人,并且付心寒话中虽然在表面夸赞自己是地位崇高之人,但是言下之意他等会还要见更多的地位和自己相差不多的人。

   

           后面的人来见付心寒的目的自然不言而喻,都是抱着一个目的来的。

   

           高云伟此刻心中暗暗下决心道,对于付心寒这样的顶级武者,他说什么也要抢在别人前面,哪怕多付出一些代价,也要把付心寒拉拢到自己这边来。

   

           随后高云伟和付心寒握了握手,高云伟表示随时欢迎付心寒来魔都。

   

           也就在付心寒刚送高云伟出家门口,付心寒的手机响起来了,是楼下卫中梁打进来的。

   

           付心寒接通电话,卫中梁开口第一句话便是:“付总,出了点麻烦事,您家那个亲戚他来了,我快拦不住了。”

   

           电话里已经传来了姚朗那个破嗓子的喊叫声:“你TM的别拦着我!让付心寒滚下来见老太太!”

   

           其实不仅仅是付心寒的电话里能听到姚朗的喊叫声,就连整个楼道里都充斥着姚朗这破嗓子的叫声。

   

           现在不仅仅是付心寒一人听到姚朗的声音,就连姚方泰夫妇也是听到了。

   

           “姚朗怎么过来了?”

姚方泰疑道。

   

           “爸,你别管了,估计还是二叔走私被抓的事情,你在家里坐一会,我下去打发他们走。”

付心寒说道。

   

           还没走的高云伟问道:“付总,需要我帮忙做点什么吗?”

   

           付心寒摇了摇头,他说道:“都是家里的一点小事,不用了。”

   

           付心寒干脆亲自送高云伟下了楼,到了楼下边,付心寒见到卫中梁拉扯着姚朗,姚朗正指着卫中梁的鼻子骂什么狗腿子之类的难听的话。

   

           付心寒过去只是轻轻推了一把姚朗,付心寒没用什么力气,但是姚朗这身板身在太弱了,直接被付心寒连点内劲都没带的力气推动下,直接在地上翻了一个大跟头。

   

           “我曹!谁TM推的老子!”

   

           姚朗从地上爬起来咆哮着,当他看到是付心寒时,他更是暴跳如雷,就要冲过去和付心寒动手。

   

           一旁观看的人都是心中震惊,这个人不要命了吧,你还敢和付心寒叫板,付心寒是什么人呢,人家可是和武道八大家不分高低的人,人家一个小拇指头都能捏死你,你居然还敢在人家面前喊打喊杀,脑子坏掉了吧。

   

           “姚朗,你什么事?”

付心寒用懈怠的眼神瞅着姚朗,这眼神更是让姚朗的暴脾气快抑制不住。

   

           不过姚朗虽然嘴上叫的狠,但是他身子却很诚实,他根本不敢和付心寒动手。

   

           “付心寒,我警告你,你现在立马让秦长峰释放了我爸,还有我四叔!”

   

           付心寒笑了,付心寒此刻笑不是刻意的笑,而是真的被姚朗给逗笑了。

   

           “我说姚朗大少爷啊,你以为国家法律是我付心寒制定的吗?

拜托,你爸他犯了罪,他就要受到法律的惩罚,你别来搞笑了好吗?

还警告我,你警告谁都没有用。”

   

           姚朗见到付心寒这幅嘲笑他的表情,他都快气疯了,他指着付心寒骂道:“好,我给你的警告你不听是吧,我会让你后悔的!”

   

           姚朗这时几步走到了他那辆租来的吉利车跟前,他打开车门,对着后排座位的老太太说道:“奶奶,你也听到了吧,付心寒他是死了心要和我们家作对到底了!”

   

           这时老太太被姚家老二媳妇搀扶着,她的输液吊瓶被姚家老三的闺女姚媚举着,从车里走了出来。

   

           付心寒见到姚家老太太像是一副病重的样子,付心寒眼神里就透着鄙视。

   

           姚家老太太无非翻来覆去就那么几招,硬的不行来软的,软硬都不行那就是示弱装可怜,外加打感情牌博同情。

   

           今天这个架势不用猜了,肯定又是来示弱博同情,然后道德绑架,最后让姚方泰背上各种莫名其妙的背负,不答应与姚家人的请求就下不来台。

   

           付心寒不屑的摇了摇头,姚家人什么时候才能不这么下贱呢。

   

           此刻老太太也不知道是假装的还是真的病了,总之走路颤颤巍巍,搀扶老太太的姚家老二和姚媚恶狠狠的盯着付心寒,就好像是老太太病成这个样子就是付心寒害得一般。

   

           “老太太这是咋啦?

看着病的不轻呀,送到我这儿看病的吗?”

   

           老太太这时亲自开口道:“不敢劳烦你给我看病,我今天就问你一句话,我们家老二,也就是你二叔,你能不能给捞出来!”

   

           “奶奶,您这话问的让我没法答复啊,二叔犯的可是走私罪,可不是酒驾、斗殴之类的小事,我捞不出来。”

   

           姚朗指着付心寒吼道:“你TM少懵人了,当初你一个电话就能把秦长峰给叫过来,我们都知道你和秦长峰关系铁的很,我爸现在熬着审问呢,就是不招,我都托人打听过了,只要我爸一天不招认,就没法定罪!审问的人还不是秦长峰的人,只要你一个电话,我爸就能放出来!到时候你随便再安排一个人去顶罪,不就完事了,这么简单的事情你都不去做,你分明就是想报复我们家!”

   

           姚朗现在也是急了,根本不顾及场合,他直接对着付心寒口无遮拦的咆哮着。

   

           姚朗刚咆哮完,他就被老太太瞪了一眼。

   

           “郎儿,你不用说那么多,我们今天就是来讨要一个答复!付心寒,我最后问你一句,你到底肯不肯帮这个忙!”

老太太声调加大道。

   

           “我要是说不呢。”

付心寒说道。

   

           老太太沉声说道:“好,我知道了。”

   

           老太太这个时候忽然一下子拔掉了自己手上的针头,然后她一把推开了扶着自己的姚家老二媳妇和姚媚,然后颤巍着身子,朝着灵车走去。

   

           老太太一边走,还一边用极尽虚弱的语气说道:“姚朗,你去把我的棺材盖打开!反正医生说我也活不长了,我也不想活了,等会我就进了棺材里等死,你们把棺材就搁在姚方泰他们家楼下,我四个儿子三个儿子被抓进去了,现在也只有姚方泰一个儿子在外面了,我不指望他给我养老,那就让他给我送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