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都市奇门神医付心寒姚婉清 > 第1038章 江城出了一位大人物
         第1038章 江城出了一位大人物   
           谷瑶用气的通红的眼睛死死盯着付心寒,她一字一句说道:“外公,我们不用和他废话了,他看山我,我谷瑶还不至于贱到那种程度,去和他这样一个二婚的人结合!”

   

           “谷瑶,我并不是看不上你,只是,我真的不会离婚的,我和我的妻子,我们是相爱的。”

   

           谷瑶质问付心寒道:“你确定你们是相爱的吗?

你们只是你爷爷给你安排的一个家长婚姻,和我是一样的,你们之间是相识相爱的吗?

还是你们只是觉得你们在一起,就应该相爱?

付心寒,你仔细想想吧!”

   

           谷瑶说完这一番气话,她再次怒瞪了付心寒几眼,似乎付心寒在他眼里,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负心汉一般!   

           “你不用给我解释!我也不想听!我谷瑶就算是死了,我也不会嫁给你的!因为你,根本配不上我!”

谷瑶说完这番话,她便摔门就走了。

   

           付心寒喊了一声:“谷瑶,你别冲动???就算我们不履行婚约,我也会设法解除你的九阴绝脉的!”

   

           但是这句话显得苍白无力,谷瑶头的不回的走远了。

   

           坐在付心寒对面的易天机冷哼道:“你还想方设法救我外孙女?

你还是想想你身上的九阳绝脉吧!”

   

           易天机心中冷嘲付心寒不自量力,恐怕付心寒如果不和自己外孙女结合,他自己也得在二十九岁前一命呜呼,付心寒还要比自己外孙女大两三岁,付心寒还会死在谷瑶前边。

   

           不过就在这时,易天机盯着桌子上刚才自己沾着茶水写的付心寒的名字,虽然现在水渍逐渐消失,但是依稀还有付心寒三个字的痕迹。

   

           易天机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三个字许久,他忽然猛地抬起头,又死死盯着付心寒的面容。

   

           忽然易天机双目凝神,他这双目一凝聚眼神,射出的目光如同一道刀子一般,便割在了付心寒的脸上。

   

           付心寒本来是封了相的,外人和同行根本看不透他的面相。

   

           但是此刻付心寒只觉得脸上一片火辣辣的疼,这不是皮肤烂了,而是自己脸上的封相之术被易天机强行给破开了。

   

           其实付心寒是可以用术法反震易天机的窥视目光,但是付心寒没有这么做。

   

           不过就算付心寒没有去反震易天机,但是付心寒他本身修炼的封相之术也很玄妙,哪怕是被破了一部分,易天机想要完全看破付心寒的命格,也是根本不可能的。

   

           不过易天机已经通过他破开付心寒的面相的星星点点,他已经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只听易天机的面色越来越严峻,他眉毛也是顷刻间抖动了起来,他嘴巴因为激动和不可置信而微微颤抖。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易天机撤出了窥探付心寒面相的目光,不过他的眼睛还是死死盯着付心寒。

   

           “你身上的九阳绝脉的最后一劫居然消失了!这怎么可能!世间除了九阴九阳结合,才能此消彼长,破了这九宫绝脉。

你明明没有和我外孙女结合,你是怎么消除的这第三道劫!?”

   

           易天机的胳膊此时死死扯着付心寒的胳膊,他不停的抖着付心寒的身子,似乎付心寒身上的九阳绝脉最后一劫的消失,是他这辈子碰到的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付心寒听了易天机的话,付心寒也意识到一件事,那便是如果自己真的有什么九阳绝脉的死劫,对于他这种风水造诣达到神藏阶段,他是可以感受到天道对自己的警告的。

   

           但是付心寒一点感觉都没有,那只能说明一个事实,那就是付心寒身上已经没有九阳绝脉的最后一劫的威胁。

   

           付心寒自己因为对于自己是九阳绝脉的事情之前一无所知,所以他并没有什么由死到生的那种激动感觉,付心寒情绪一直没平静。

   

           但是易天机,此刻惊讶的还在桌子上不停的有手指推算。

   

           “难道是我算错了,不可能!不可能!”

   

           易天机就跟一个偏执狂一般,反反复复在桌子上推算了半天,他这才停下推演,然后再次不可思议的盯着付心寒。

   

           “付泰安当真是神算啊,我服了!难怪他敢违背婚约,原来他已经解除掉你身上的九阳绝脉。

你走吧,你既然已经没有九阳绝脉的威胁,我再拿着当初那个婚约来约束你,那便是我要占你的便宜!”

   

           付心寒看着易天机这幅黯然神伤的表情,付心寒有所不忍。

   

           “前辈,九阴绝脉发作也不是这一时三刻,我也会在这段时间里去翻看爷爷留下的笔录,看看能不能找到破解九阴绝脉的方法。”

付心寒说道。

   

           易天机忽然自嘲道:“付泰安的能耐我比不了,他的能耐我也不敢用!”

   

           “前辈???”   

           “今天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付心寒,我有句话必须要说,尽管现在我无法强迫你和我外孙女谷瑶成婚,但是你们爷俩毁约在先,这便是对我们易家的侮辱,这个梁子,我记下了!我外孙女还活着,我不会找你麻烦,不过有一天我外孙女要是不在了,你最好祈祷我这个老头也死了,否则,你们爷俩悔婚结下的这个梁子,我绝对不会轻易饶恕你们的!你走吧!”

   

           付心寒无奈的看着易天机,易天机现在情绪激动,付心寒也不好再劝说什么,付心寒只好对着易天机拱了拱手,然后就走出了茶室。

   

           外面的李江离还在等待,他看到付心寒先走了出来,他看付心寒面色尴尬,他就知道依着易天机的那破脾气,刚才付心寒肯定没少被易天机刁难。

   

           李江离对付心寒安慰道:“你别太在意易老头的话,他这个人脾气太臭,说话没个轻重,回头我会劝劝他的。”

   

           付心寒谢过李江离,他也有些疲惫了,便告辞了李江离,带着段歌和大康离开了武侯府。

   

           经过今天武侯府这一系列事情后,江城无论是武界、商界、政界,都在以极快的消息传播着一个消息。

   

           那便是江城出了一位可以抗衡武道八大家的人物!   

           而这位人物,如今正在家中睡大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