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都市奇门神医付心寒姚婉清 > 第1034章 白虎面相
         第1034章 白虎面相   
           付心寒之前就给李江离和易天机提过步之遥算出龙脉损坏后,引来的浩劫。

   

           想要破浩劫,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能耐就可以的,而是需要如同曾经辉煌一时通天教的广大教众的人物齐心。

   

           易天机说道:“你既然有此决心,好,我易天机就站在你这边。

哪怕不为了什么黄道子午谷浩劫,只是单单为了重振教主的通天教!”

   

           但是易天机忽然话锋一转:“你我虽然有此志向,但是我们通天教可以是四位天王,两大战神。

今日此事发生,他们居然无动于衷,我怕重新凝聚他们,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说到其他两位天王,二神将时,李江离也是面目出现了一丝任重而道远的神情。

   

           此刻李江离和易天机已经站了起来,李江离他看着付心寒,然后说道:“不谈其他天王、战神的事情了,我们谈谈眼前的事,关于付兄弟他???”   

           易天机这时忽然打断了李江离的话,他说道:“付心寒他是步教主的弟子,他就应该是通天教的成员,按理说他是教主弟子,应该身份崇高,也封为天王。”

   

           李江离也同意道:“付兄弟对我有恩,那便是对我们通天教有恩,再加上他能耐不亚于你我,我觉得通天教新的天王的位置里,应该有他一席之地,甚至我觉得他配得上教主之位。”

   

           “教主之位?

!他还不配!我们通天教教主也不是师承的!况且,他之前之所以能够力敌马乾坤和金布衣,那也是依靠了这把藏锋刀,他要是没有这把藏锋刀,别说马乾坤和金布衣联手,就是一个马乾坤,他付心寒也不是对手!”

   

           这易天机倒是看破了东湖冢的杀人风水阵奥秘,他说的一点都不错。

不过这话多少听着有些冲,让人觉得不舒服,毕竟付心寒之前为了维护他们的教主也是冒了很大风险的。

   

           易天机就算脾气再不好,再看付心寒不顺眼,说话也不该用这种刻薄的语气。

   

           此刻就连李江离也听不下去了,他瞪着易天机:“易天机,你个老头怎么说话呢?

付兄弟是教主千挑万选出来的天之骄子,刚才你没来之前,付兄弟的忠义侠义,我是佩服的很,你我都以老去,还能活多少年!付兄弟更是教主的唯一的弟子,深的教主真传,他年级轻轻就大有作为,我们推举他来当教主,我看未尝不可!”

   

           “况且,教主推演出来的那场浩劫,教主可是吩咐了,要让付心寒促使我们通天教齐心协力,一起阻止那场浩劫。

教主这番话虽然没有说明,但是我理解的便是如果水到渠成,付心寒便是我们通天教的教主!”

   

           易天机从第一眼见到付心寒,他就像是认识付心寒,并且对付心寒似乎还有所成见一般。

   

           其实步之遥的遗训中,易天机理解的和李江离差不多,但是易天机就是对付心寒抱有偏见。

   

           此刻易天机语气不善道:“总之,他付心寒不配当教主,更不配当通天教的天王!”

   

           “他不配当教主?

你配?”

李江离更是针锋相对道。

   

           易天机冷哼道:“我何德何能,我哪里比得上步教主才能,自然难当此大任。

但是这小子,他还不如我呢,他更加不配!你别说我不服他,你不妨你去问问其他两位天王,两位战神,看看他们会不会服他?

我敢说,先别说立他教主,就算是立他为天王,平级我们,你看看那两位天王会不会跳出来找你理论!”

   

           “他们俩敢来那更好,省的我去一个个请他们了!”

李江离也气道。

   

           付心寒见李江离和易天机吵得不可开交,付心寒便插道:“两位前辈,通天教教主一位,我确实才疏学浅,难当此大任。

并且加入通天教也并非我本意,很多通天教的规矩,我也是不敢苟同,但是毕竟是师父之前定下来的,我自然不会去乱言师父的决策。

通天教教主,我不会当的。”

   

           易天机对李江离冷哼道:“你听到了吧,这小子就差连通天教成员都不承认了,你还想让他当天王,当教主,想多了吧!”

   

           李江离只能摇了摇头,他说道:“你别忙着拒绝,这件事从长计议,你回去再仔细考虑考虑。”

   

           拜祭完步之遥,三人便出了东湖冢。

   

           出了东湖冢后,李江离私底下对易天机说道:“小付这个人不错,拉他入我们通天教,委以重任,我不知道为什么你处处给他脸色看,非要和我唱反调呢!”

   

           易天机面色不好看,他说道:“这小子我就是不爽!”

   

           “他到底哪里让你不舒服了?”

李江离不解的问道。

   

           “他居然敢结婚!”

   

           “结婚?

这哪根哪啊?”

李江离都快惊了,这易天机说的这个理由,未免也太无厘头了。

人家付心寒结婚,挨着你易天机什么事情了?

你管天管地,还能管人家结婚生子不成?

李江离更是好奇的是,这易天机也不知道是提前调查过付心寒,还是通过付心寒面相算出来他结婚了?

   

           李江离嘴巴里就嘟囔了一句:“你就有病,还嫌弃人家结婚。”

   

           只听易天机冷哼道:“他和我外孙女有一纸婚约,他现在背着我们家私自结婚,你说我能给他好脸色!”

   

           李江离惊得张大嘴巴道:“你说,你说他和你外孙女谷瑶,有,有一纸婚约?

这事我怎么不知道?”

   

           “我的家事能还能让你知道了!”

易天机埋汰了一句李江离。

   

           两人的私下谈话,付心寒是没有听到的。

   

           就当付心寒准备先告辞两位前辈时,谷瑶喊住了付心寒。

   

           “付心寒!你站住!”

   

           付心寒回过头,他看着谷瑶,谷瑶是个白虎相的姑娘,可别理解歪了,付心寒眼中的白虎相,指的可是面相中有白虎之相,面相中能出现四圣兽之相,那绝对都是万中无一。

   

           白虎相一般为女人,有白虎相的女人,天赋异禀,尤其是克制邪煞方面,尤为在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