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都市奇门神医付心寒姚婉清 > 第1025章 背水一掌
       第1025章 背水一掌   
       而是一种利用奇门遁甲中的坎水和巽风,布置出来的一种杀人风水阵。

   

       当初布置这个杀人风水阵,应该是王破林想到万一步之遥的东湖冢秘密走漏风水,有外敌入侵。

   

       王破林用这个风水杀阵来退敌,这个风水杀阵十分了得,是完全等同于古代行军打仗时那些威力极大的大杀伤的风水法阵。

   

       不过王破林直到自己老死,步之遥的秘密也没泄漏出去,所以这个退敌的杀人风水阵,他也没有用上。

   

       当初王破林设置这杀人风水阵时,驱动这个风水阵的人只有他一个人,当然还有个例外,那便是持有藏锋刀的人,也可以驱动这个杀人风水阵。

这也是王破林心思比较缜密,他想到万一自己先死了,再出现外敌入侵,到时候持有藏锋刀的步之遥,虽然是瘫痪了,但是借助藏锋刀驱动这杀人风水阵,依旧可以保命。

   

       付心寒便是出东湖冢的时候,藏锋刀和这个杀人法阵相互感应,付心寒窥探到了其中的绝妙。

   

       如今付心寒之所以敢如此‘胆大妄为’,就是因为付心寒有藏锋刀和这杀人法阵的相助。

   

       付心寒不知道武道八大家到底有多强,或许强大到哪怕是自己已经迈入化境也是根本无法低档,但是付心寒绝对就算他们再强,也应该不会突破这法阵的约束。

   

       这毕竟是当年王破林布局来提防高手的风水法阵,如果不能克制化境武者,就没有存在的意义。

   

       马洪平被水柱顶飞之后,他落下来的时候身子极其狼狈,哪怕是掉在了岸边位置,他也是脚下一滑,摔入了水中,在水中扑腾了两下,这才爬上岸。

   

       “小子,玩的什么阴人的招数,有本事正面和我比拼拳脚功夫啊!”

马洪平气急败坏的吼道。

   

       “好,我和你比拼拳脚,你现在过来吧。”

付心寒作出了一个接招的动作。

   

       但是马洪平却是脚下犹豫了,刚才被水柱顶飞的画面让他心中现在还有阴影。

   

       “来啊!怎么了,害怕了?

放心,这次我不会用水了。”

付心寒从容淡定道。

不过付心寒说出这话后,他就有些后悔了,马洪平毕竟是大自己一辈的前辈,自己这么说确实很不给前辈面子呀。

   

       “我会怕你!”

马洪平一声大吼,然后就冲了过去。

   

       这一次,付心寒还真的没有再去动用任何的风水气场,付心寒竖起了右掌,他要和马洪平这样的高手,真正的交一次手。

   

       付心寒初入化境,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极限到底是什么,如果自己对战同样是化境的武者,不是武道八大家的时候,付心寒想看看自己的实力到底如何!   

       马洪平几个呼吸间就冲到了付心寒的面前,当他一帆风顺的冲到了付心寒面前,马洪平心中还奇怪,他居然真的没有放出奇怪的水柱来攻击自己。

   

       此刻马洪平终于逮住和付心寒对招的机会,他的右掌摊开,胳膊一拧,便是一招闪电重鞭掌,朝着付心寒的胸口攻了过去。

   

       如果搁在之前,像马洪平这般迅疾的一掌,付心寒虽然可以看清楚,但是身子根本不会跟得上自己神经反应,更不可能会在这一掌之下躲开的。

   

       但是此刻付心寒却是如同身体被赋予了敏捷光环一般,身轻如燕,他身子巧妙的向后一撮步,腾出了他出掌的最佳空间和距离。

   

       只见付心寒一掌轰出,这一掌是破釜沉舟功中高层杂篇中的几招外功。

   

       “前辈,就拿你连连我的新掌法!背水一掌!”

   

       付心寒这如同全身不顾一切气势的一掌击出,当真如同背水一战,气势凶猛,俨然如同视死如归一般,让人觉得心中生惧,在气势上就弱了一头。

   

       付心寒这一招背水一掌打出,让站在岸边的酒狂大吼一声:“这掌法好,精妙绝伦,我十年未见到这么绝世无双的掌法了!”

   

       其他人没说话,但是看他们吃惊的表情,便知道他们也是心中震惊。

   

       要说最震惊当属马乾坤,马乾坤心知这一次自己弟子算是栽了,这个叫付心寒的小子,就算不用邪门歪道的术法,光比拼拳脚,自己的弟子马洪平就不是对手。

   

       不过就算马洪平不是付心寒的对手,付心寒这一掌也不能要了马洪平的性命。

   

       马洪平被付心寒一掌再次轰到了东湖之中,马洪平在湖中砸出一个水花,在湖中沉了几分钟,这才缓缓漂了上来。

   

       姑且不说马洪平那张憋的通红的脸,还有挂血的嘴角,总之这张狼狈的面孔让师傅马乾坤更是气得要骂娘。

   

       马乾坤嘴里气呼呼的怒道:“这个年轻人不讲究武道,我大弟子马洪平看他是晚辈,对他未出全力,他居然如此不地道,出手没有分寸。”

   

       不等付心寒说话,酒狂却像是看笑话一般,他说道:“怎么着,那你这个当师傅的上去教育教育人家小伙子呗?

不过呀,我就怕你也站不稳就被人家一个浪花给拍回来了。”

   

       马乾坤怒视着酒狂,他真是恨不得先过去扇酒狂两个耳光。

   

       马乾坤不怕和付心寒拼拳脚,就刚才付心寒打飞自己弟子马洪平的那一招,虽然精妙,但是马乾坤心中还是有数的,付心寒不是自己的对手。

不过马乾坤还真是担心付心寒使用那些邪门歪道对付自己,毕竟马乾坤是个旱鸭子。

   

       马乾坤对身边的金布衣和伍师泽,甚至还有怀骨大师说道:“这下子邪门的很,我们别和他浪费时间了,再墨迹一会,还不知道会来多少人想着坐收渔翁之利!”

   

       马乾坤他们身后,就这么一会时间,又来了五六十人。

   

       后边来的这些人,其中大部分都是武者,当然也有一些权贵上层人物。

   

       这些人来晚了,他们就在后面看着,如果今天有机可乘,他们必然也会出手。

   

       毕竟藏锋刀的诱惑力实在太大了,武正阴走漏的这个消息,已经让半个武道沸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