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都市奇门神医付心寒姚婉清 > 第1022章 邪门歪道
         第1022章 邪门歪道   
           这太不可思议了,居然靠着纹身幻象出来的金蟒,还能在马乾坤的肩膀上造成伤害。

   

           通天教教众修炼的功法都极为诡异,远不同于其他武道功法,所以李江离这一手金蟒手的功法,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必然得手。

   

           当初可是就连通天教教主步之遥,他神功盖世,也着了李江离金蟒手的道。

   

           等金蛇门的弟子把李江离从东湖中搀扶出来的时候,李江离已经是口喷鲜血,身受重伤。

   

           马乾坤的那一掌,着实力道不小,让李江离已经没有继续激战下去的能力。

   

           再看马乾坤,他已经撕开了自己衣服,看着自己肩膀上的两处獠牙血印子。

   

           马乾坤指着李江离暴呵道:“李江离,你不讲究武德,居然使用邪门歪道的毒功,快交出解药。”

   

           李江离擦了一把嘴巴上的血,他说道:“我没有用毒!谈何解药!”

   

           之前李江离和金布衣和伍师泽交手,那都是点到即止,高手过招一招可能便能要了对方的命,所以尽管双方出手都是出了平生绝技,但是都并未冲着要对方命去的,并且交手都是讲究道义武德,已经赢了半分之后便不再出手追击。

   

           按照平时李江离和一些宵小之人动手,李江离这金蟒手必然会喂毒,毕竟李江离也是一位用毒高手。

   

           但是李江离和之前金布衣、伍师泽交手,知道他们出手讲究分寸,点到即止,所以到了马乾坤,李江离也是并未下死手,这是率先咬破马乾坤皮肉,抢先赢下一招。

   

           马乾坤听到没有毒,这下马乾坤也是有些吃惊,在他潜意识里,魔教旧部肯定各个都是邪门歪道,不走正道,招数绝对阴狠毒辣,刚才自己肩膀上的伤口,按绝对是喂了毒的。

   

           李江离还没说话呢,一旁的酒狂用轻视的目光看着马乾坤,然后说道:“人家李门主的金蟒手已经抢在你之前赢了你一招,你马大门主居然如此没有武德,人家已经赢了你一招,你还一掌毫不收敛的连鞭打在人家身上,你可真不要脸。”

   

           酒狂这话更是让最为要面子的马乾坤面红耳赤,不过马乾坤嘴巴犀利,他立即强词夺理道:“在他使用金蟒手之前,我已经赢了几招,是李江离一把年纪了,还不讲究武德,我已经赢了几招,我那时就收了掌力,算是点到即止了,可他呢,毫不顾忌我手下留情,使用那招阴损狡诈的金蟒手!”

   

           李江离听了马乾坤这一番狡辩的话,他不气反笑:“好好,是我这个八十岁的老头不讲究武德了!不过这一局,你我都个中对方一招,也算打平了吧。

接下来还有少林寺和酒狂了,我接着和你们过招便是。”

   

           酒狂一摆手,他说道:“我不和你过招,我可不会和某些人一样,不要脸。”

   

           怀骨大师双手合十,他说道:“施主你还是尽快打坐调息,你刚才身受的掌力不弱,再不调息恐怕有生命之危。”

   

           金刀门的金布衣这时说道:“李门主,你接连和我们三人交了手,如果你再执迷不悟下去,就算少林寺和酒狂不愿意乘人之危,但是我这个人说话做事都比较直,那魔教头子和我有杀父之仇,他的坟,我今天说什么也要给他铲平了!还有藏锋刀,我也志在必得!你若是在和我们纠缠,下一轮便是我再和你交手,到时候你恐怕在我手里一个回合也支撑不住,我的出刀也不会刻意留手,到时候你是生是死,可别怪我!”

   

           李江离被弟子搀扶着,他说道:“那我这个老头子就死在你手里好了。”

   

           李江离身后的众弟子,此刻也一个个横在了李江离面前。

   

           “我们和门主共生死!绝对后退!”

   

           李江离带来的这些金蛇门弟子,倒是一个个义薄云天,要和李江离生死与共。

   

           马乾坤指着李江离还有李江离的弟子呵斥道:“这些魔教弟子等会统统打断四肢手脚,正好顺便为武林除害了!”

   

           这时的付心寒,他听到外面的激烈打斗和谈话,付心寒心中大惊。

   

           尤其是付心寒听到金布衣说要铲平了步之遥的坟,如今步之遥可是自己师傅,付心寒必然不会让金布衣打扰到步之遥的安息。

   

           付心寒立即拿起藏锋刀,就朝着甬道跑去。

   

           等付心寒浮出东湖水时,外面的又是经过了一番打斗。

   

           金蛇门的弟子已经倒地不起,刚才被马乾坤和金布衣的弟子围攻之下,已然是失去战斗,无法再去支援李江离。

   

           而李江离此刻再次手持金蛇剑,一人持剑横在湖边,他的一只脚踩在湖水中,他已经被金布衣和马乾坤逼再无退路。

   

           伴随着李江离手中的金蛇剑被金布衣一刀砍飞,另一边马乾坤也是突进过来一掌击打在李江离的胸口,李江离猛吐出一口血,倒在了东湖水之中。

   

           “就这能耐,还想一人之力对抗我们几位武道八大家,找死!”

马乾坤说道。

   

           同时马乾坤命令马洪平:“你去把这些魔教的手脚打断。”

   

           怀骨大师阻止道:“马掌门,你怎么做,是不是有些不妥,他们是无辜的。”

   

           马乾坤振振有词道:“今日李江离如此维护魔教头子,怕是他们金蛇门死性不改,还想重振魔教!这些人日后便是魔教余孽,再加上今日已经结仇,不废了他们金蛇门的主力,日后夜长梦多,麻烦不断。”

   

           金布衣居然也赞成道:“我是敬他李江离是个人物,但是他执迷不悟,看来还心寄魔教,金蛇门不能留着!”

   

           李江离身子半坐在东湖之中,他在打坐调息,还想做最后的反抗。

   

           李江离腾出一分精神看了一眼眼前的这些人,他虽然处境艰难,但是依旧不逊道:“老夫还没死呢!你们先打死我,再动我弟子!”

   

           马乾坤一掌朝着李江离的面门再次打来,显然马乾坤对之前李江离的金蟒咬住他肩膀一事耿耿于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