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都市奇门神医付心寒姚婉清 > 第1020章 金蛇门
         第1020章 金蛇门   
           “当时便记在心里,我在这东湖冢之中,花了大半生经历在推演天道、龙脉和华夏国运,华夏国运昌盛,但是有一点,那两条龙脉已毁,早晚会降临一场浩劫。

那场浩劫在天道中叫做黄道子午谷!我要你务必在浩劫之前,按照我花了半生经历的手札内容,找到黄道子午谷,用我构想的奇门风水术化解了这一场浩劫。”

   

           “那如何破解黄道子午谷的手札,我就放在了我的棺椁之中。

另外依你一人之力,恐怕无法破解黄道子午谷浩劫,我那通天教四大天王、两大神将你务必要收拢在你的旗下,他们各个有所擅长,有的精通武道、有的精通奇门遁甲、有的更是精通行军布阵、还有的精通奇淫巧术。

有他们相助,事情必然会事半功倍。”

   

           “能破了这黄道子午谷,你也能够触碰到天道了,触碰天道之人,历史上触碰到天道之人如张三丰、葛玄、张道陵,你应该明白这代表了什么吧。”

   

           付心寒心中此刻如同一座大山压了下来,步之遥用了大半生参悟的华夏浩劫,破解这个浩劫的重任他居然交到了自己身上。

   

           付心寒忽然明白为什么步之遥会用了后半生寻找一个弟子,付心寒甚至在猜测,为什么最终步之遥等到的会是自己,恐怕这都是步之遥推演算出来的结果。

   

           恐怕这也是步之遥从天道中千千万万的结果中,挑选了他最想要的一种结果。

   

           自己成为他的弟子,这也可能是步之遥一步步布局出来的。

   

           付心寒心中震撼,这步之遥的推演算法,境界恐怕不会比自己爷爷差多少。

   

           “吾之遗愿,希望弟子尽力达成,如若中道崩殂,乃是天命也。”

   

           步之遥说完最后一句遗愿后,那入侵付心寒的神识便消逝不见。

   

           付心寒也从步之遥的神识之中退了出来,眼前再次回到了那个东湖冢的墓室之中。

   

           付心寒退出步之遥的神识后,付心寒心中感叹,步之遥恐怕不仅仅是武道修为神乎其乎,这风水玄术一道,恐怕也是犹如通天之境。

他居然能够死后幻化神识,还能把神识寄于在这破釜沉舟功之中激发。

   

           更让付心寒佩服的是,他通过各种推演,算出了华夏龙脉缺失导致的百年浩劫,而且还能千万人之中,算出各种机缘巧合找到合适的弟子继承他的衣钵。

   

           付心寒除去对步之遥大义凛然之外的尊敬之外,付心寒还对步之遥本身超乎寻常能力更为敬佩。

   

           付心寒再次对着步之遥的棺椁叩首,以表对自己师傅的敬意。

   

           与此同时,武侯府比武场之上。

   

           金蛇门李江离的金蛇剑已经出了刀鞘,一把金蛇剑经过一番激战过后,本是精钢打造的金蛇剑,居然出现了十几处崩角。

   

           李江离竖立金蛇剑,踩在一个彩旗旗杆之上,背剑而立,身上的衣服随风而动,再加上李江离自身飘逸邪魅的气质,更是让人觉得李江离不好对付。

   

           不过能把李江离的金蛇剑砍成这个样子,可见和李江离之前交手之人绝非寻常。

   

           而李江离正对面的彩旗旗鼓上,也立着一人。

   

           那人单手握着一把铁把金刀,这金刀是他们金刀门三代祖传的,此刻传到了金布衣手中,这把看上去威风凛凛的金刀之上,居然也是出现了几十个豁口,正是之前金布衣和李江离刀剑相对之时崩开的。

   

           祖传金刀被打成这个样子,金布衣心中别提多愤怒了,但是之前他第一个和李江离交的手,虽然有所保留,但是金布衣施展了不少金刀门绝技,不仅没有伤到李江离,反而他自己还在李江离手里吃了几个暗亏。

   

           金布衣忽然收了刀,他指着李江离呵斥道:“我和你们金蛇门并无仇怨,当年害我父亲性命之人,是魔头步之遥。

今天我敬你李江离是个人物,手中确实有些能耐,我不和你一般见识。

我给你个机会,只要你愿意离开,不再去维护那个魔头,不再和我们争夺藏锋刀,我让你和你的属下安然无恙的离开!”

   

           五行旗伍师泽之前在见识过金布衣和李江离激战后,他心中也是对李江离的实力有了新的认识。

   

           这李江离的实力,完全不亚于他们武道八大家。

他们魔教中人,因为行为诡异、怪诞,不喜好正道武道的名号排名,所以有些邪门歪道的强者,并没有排名进入武道八大家,但是实力却是很强,这个李江离就是一位超级强者。

   

           伍师泽心中还在暗道,这通天教当初可是有四大天王,两大神将,虽然过去几十年,早就沧桑变化,但是能有第一位李江离,说不定就有第二位不亚于李江离的强者,不过也幸亏其他魔教成员不再顾及通天教,今日过来维护他们旧教主之人,也仅仅只有李江离。

   

           伍师泽对李江离也是劝道:“李门主,你的能耐不亚于我们,我们自然不想和你拼个你死我活。

再加上今日我们有五位化境武者,而你只要你一位。

如果你再检查下去,我们会轮番和你过招。

你也一把年纪了,犯不着为了今日之事,丢了性命。”

   

           李江离哈哈大笑道:“我李江离活了八十多岁了,多活两年,少活两年又有什么区别,今日若是能和你们这些正道的武道八大家交手,一下就凑齐四位,我也算是难得痛快一下。”

   

           酒狂不屑打车轮战,他今天过来,并非是抢夺藏锋刀,就是过来凑热闹的。

   

           酒狂喊道:“李门主,你看看你们通天教上下,不是说有什么四大天王,两大神将吗,怎么就你一个人来了,其他人为什么不来?

他们那都是早就把你们教主给忘了。

你们教主那是过去式了,我劝你别死心眼。

他们不来,你也没必要太过愚忠。

本来我还说你李门主功法奇妙,我还真想和您老斗上一斗,现在就你一个人鏖战我们几个,我都懒得和你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