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都市奇门神医付心寒姚婉清 > 第1017章 夺刀
       第1017章 夺刀   
       于海心中虽然不断在回忆着半年前的事情,他忽然想起来半年前于飞龙确实在别墅里强迫了一个自己身边的女性武者,好像姓风,后来被付心寒救出来后,跳到了他们别墅区的湖中,开始以为淹死了,最后也没有打捞出来,猜测是不是被冲到了下游,或者卡在了某个泥潭里出不来了,总之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于海对自己这个儿子现在是气恼不已,从来不知道给他这个爹省点心,到处惹是生非,难道说那个被于飞龙害死的女性武者,还和伍师泽有什么关系吗?

   

       现在于海就算是知道这件事,他也不会说。

   

       “伍大师,我那儿子确实顽劣,如果他做了什么错事,我回头一定带他去给您赔罪!”

于海嘴上功夫漂亮。

   

       伍师泽见于海这幅模样也给骗了,他还以为于海是真的不知道。

   

       于海既然不知情,伍师泽不打算在这种场合说出这件事,毕竟这件事会二次伤害自己风月影。

伍师泽打算事后单独找于海算账。

   

       伍师泽冷着脸,他哼道:“那就请于总你好好去问问你那好儿子吧!我给你几天事情,让你问清楚!”

   

       这边还弄到藏锋刀,几个大人物之间就已经摩拳擦掌,摩擦交火不断。

   

       金刀门金布衣对着其他几人低沉的吼了一声:“几位能不能克制一下你们之前的矛盾,别忘了我们今天来这里的目的!我们是来扫平魔教魔头的墓葬,再设法夺刀!你们要是想解决你们之前的矛盾,请换个地方,别来打扰我!”

   

       金布衣对通天教的步之遥恨之入骨,他老爹金不断就是被步之遥杀死的,这个仇一直未报!   

       金布衣见不得步之遥死后能有全尸,更有棺材遮风挡雨。

   

       步之遥活的时候他们金刀门报不了仇,那就等步之遥死后,挖了步之遥的坟,拆了他的棺材,再把他的尸骨曝尸荒野,被野狗吃掉!这才解恨!   

       当然,金布衣除了报仇,更多的也是贪念那把武道神兵——藏锋刀。

   

       此刻金布衣瞪着一个长相极其相似武侯爷的说道:“武正阴,你说步之遥的坟,就在这湖底?

那把藏锋刀,也陪葬在湖底?”

   

       武正阴逃出东湖冢后,他没有得到藏锋刀,更是被墓室里和武侯爷一起的那个自己不认识的人打伤,武正阴心中怨念极深,他自己得不到藏锋刀,他也不会让自己哥哥和那个坏他事的人得到!   

       武正阴说道:“金门主,魔教头子的棺材就在这湖底,另外那把藏锋刀,也在湖底的墓室里。

进入墓室的法门我是懂得的,我这就可以带你们进入东湖冢!”

   

       “好!你这就带我下墓!”

   

       不过就在这时,有人声音喊到:“武正阴,我绝对不允许你带人进入东湖冢!”

   

       说这话之人,正是浮出水面的武侯爷。

   

       武正阴看到武侯爷居然上了岸,他没想到武侯爷这个时候会出来阻止。

   

       现在阻止的可不是他武正阴,而是和五位武道至尊人物作对!   

       武正阴冷笑道:“哥,请你让开!你不让开,那就是你要和武道各位前辈作对!”

   

       武侯爷先是用失望的眼神看着自己这个生性卑劣的胞弟,然后他望着在场的五位武林至尊般的人物。

   

       他说道:“各位武道前辈!这东湖下面的冢里,只是两个逝者安息的地方。

何必叨扰了他们!”

   

       “阁下是哪位?”

伍师泽问道。

   

       武侯爷拱手道:“我叫武正阳!”

   

       金刀门的金布衣不耐烦的说道:“咱们管他是谁干什么,他身份配和我们讲话吗?

滚开!”

   

       武侯爷正色道:“我是身份卑微,在各位前辈高人面前不值一提,但是这个宅子的主人是我!各位前辈如果进我的宅子做客我欢迎,如果说在我的宅在里,任意为之,那我这个主人不会允许!”

   

       金刀门的金布衣瞪着武侯爷:“你说这宅子是你的?

好,你报个价钱,我买下来!”

   

       “我不卖!”

武侯爷说道。

   

       “不卖就滚一边去,不要给脸不要脸!”

金布衣冷哼道。

   

       武侯爷依旧没有让开,他说道:“各位前辈,当年我买下这个宅子的时候,我答应过风水大师王破林先生,我会守护这东湖冢一辈子!今天我不会让你们进去的!”

   

       武侯爷说罢,他忽然朝着武正阴暴走冲了过去。

   

       不过武侯爷这身法虽然很快,但是在武道八大家眼里,慢的如果小孩在跑步一般。

   

       武侯爷心中打定主意,他必须暴毙了自己胞弟,只有武正阴死了,这些人就会被王破林的风水法阵限制,无法进入湖中冢!   

       还没等武侯爷碰到武正阴,武侯爷的脖子已经被金布衣捏住。

   

       金布衣是怎么靠近到武侯爷身边的,武侯爷自己根本没看清楚,速度快的实在不可思议,武侯爷简直不敢想象世间居然会有这么快的身法。

   

       “还敢在我眼皮底下伤人,你是想找死吗?”

金布衣对武侯爷蔑视道。

   

       武侯爷虽然被金布衣扣住了脖颈,但是武侯爷强撑着气,他说道:“我不会让你们进去的,除非是你们这些武道正派人士杀死我!”

   

       金刀门、混元乾坤门、五行拳,这些门派都是武道名门正派,他们自然不会随便杀人,落下话柄,脏了他们一世威名。

   

       武侯爷越是这么说,他们越是投鼠忌器,不能把武侯爷怎么样。

   

       金布衣松开了卡在武侯爷脖颈的手,他说话的口气也松懈了很多:“魔教魔头的坟墓,他就是个大奸大恶之人,在世的时候无恶不作,人人得诛之!他生前就该千刀万剐,死后还想安生,做梦。

你这个人没有必要为了这么个魔头信守承诺!我们今天来的目的”   

       可武侯爷下一句话,让金布衣脸色变得很难看。

   

       武侯爷道:“恐怕这打击报复魔头只是说辞吧,你们真正的目的就是争夺这藏锋刀!”

   

       “我们想干什么!用不着给你这么一个小人物交代清楚!滚开!再敢出手阻挠,别怪我们不客气!”

金布衣有些恼羞成怒,他只是对着武侯爷轻轻推了一掌,武侯爷就被推的仿佛身上装上了推射器一样,身子直接栽到了岸边的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