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都市奇门神医付心寒姚婉清 > 第1004章 不动泰山
         第1004章 不动泰山   
           西园寺家族,传承数百年的豪门贵族,族内崇尚武士精神,更是培养出了数十个武者,这位西园寺望井,便是当时西园寺家族最杰出的武者,乃至樱花国,都是少有敌手,其中武道境界,恐怕比当今武道八大家更甚之。

   

           这位西园寺更是军队的大佐!名望和权利都是极大,这也是他们西园寺家族走向鼎盛的未来希望之星。

   

           然而在西园寺家族的这位樱花国的武道强者,部队里的赫赫有名的大佐,他在击杀了王破军这位先天大成武者之后,把王破军的尸体挂在城墙之上,以儆效尤,威慑华夏男儿!   

           王破军加入通天教,他不仅仅是通天教一个堂口香主,更是步之遥一起吃喝嫖赌抽过的过命兄弟。

   

           当步之遥看到王破军的尸体悬挂在城墙之上,他睚眦俱裂。

   

           步之遥实力通天,但是樱花国的这位西园寺望井也是实力属于当世高手,并且西园寺望井极为狡诈。

   

           步之遥在西园寺望井的营地里,两人交手几十回合后,被步之遥一掌打爆了天灵盖。

   

           但是奸诈狡猾的西园寺望井却在营地里埋伏了足够炸平一座山头的高爆TNT,西园寺望井宁愿误杀营地的士兵,他也会在自己被步之遥击杀之前,同归于尽!   

           他绝对不会让步之遥这位华夏高手存活下去,影响他们樱花国的那个所谓的什么共荣大计。

   

           当年通天教可是可以扫荡少林寺的存在,步之遥自然也是神功盖世,那恐怖的爆炸就算是化境武者,如果不是专修护体神功,恐怕也难以健全的存活。

   

           不过步之遥居然拎着西园寺望京的尸体,从爆炸中走了出来。

   

           西园寺的尸体被炸弹炸的还剩下半个身子,步之遥身上也全是血。

   

           步之遥用西园寺半个身体的残血刻了此石碑,不过石碑雕刻完成,步之遥也倒在了石碑前,他虽然抗住了炸弹的爆炸,但是这西园寺望井是何等的狡诈,居然用的是最新研发的极强的毒气生化炸弹,步之遥内功全部用去抵抗爆炸,但是却未能分出内里去防御毒气。

   

           这座步之遥自己立的石碑,本来是祭奠好友,但是步之遥自己也不得不葬身于此,此石碑也成了他的墓碑。

   

           而武侯府这座大宅,便是王破军他们家的祖宅,只不过王破军一死,他们家族断了香火,宅子继承到了王破军的堂弟手里。

   

           包括后来步之遥死后,也是王破军的堂弟埋葬的步之遥。

   

           说起王破军的堂弟王破林,这个人简单,是一位风水理气派的高手,他因为算尽天机,落得天生残疾,不能生育的结果。

   

           步之遥是通天教教主,是武林魔教头目,正道人士得而诛之。

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他大义凛然,在民族大义方面,绝对称得上英雄,他取回了堂哥的身手,更是他们王家的恩人。

   

           王破林可以想象的到,哪怕是步之遥是民族英雄,他因为和正道武道门派积怨太深,步之遥活的时候别人不敢动他,他现在死了,恐怕过来鞭尸的人都可能错在。

   

           更何况,步之遥身上还贴身带着一把足够令整个华夏武道忌惮和渴望占用的神器。

   

           王破林不会让步之遥死后落得不安生,更不会让属于步之遥的东西被别人挖坟盗走!   

           当时的王破林守在步之遥身边,在步之遥给他说完遗言后,王破林对着步之遥鞠了一躬,他便一直望着东湖,眼中闪过了一个惊天想法。

   

           此刻这座忽然冒出来石碑,当年那端关于步之遥的事情只是一段辛密,知道的人为数不多。

   

           但是龙头他却是知道的,眼前这座石碑是他们西园寺家族的耻辱。

这是用他们西园寺家族那位天才武者的鲜血刻的石碑。

   

           龙头一声大吼:“这石碑,必须倒!”

   

           龙头停下调息,他一个飞身而起,身子一跃飞踏在岸边最后一片石板,然后一下飞跃了数十米之远。

同时手掌立起,再次一掌狠厉无比的韦陀掌!   

           “住手!你不能动它!”

武侯爷同样也是一声吼。

   

           这座石碑,在武侯爷眼里,那便是英雄墓碑,武侯爷是可以舍弃生命,他是要用一生来守护的。

   

           不过此刻武侯爷体内真气还在乱窜,他还没有调息好,根本来不及跟上龙头的步伐。

   

           武侯爷看着龙头就要一掌韦陀掌击打在那座湖面上的石碑,龙头的韦陀掌的威力不用怀疑,他已经把韦陀掌练到了一种极致,别说眼前这座二十公分厚的石碑,就算是一米后的石碑,他也能一掌劈成两半,甚至更是是震成石头碎渣。

   

           武侯爷因为心中急躁,急于动真气,本来就没有调息好的身体,在武侯爷急火攻心下,更是让武侯爷刚脚下发力,武侯爷就是感觉嘴巴里一热,一口热血喷吐而出。

   

           然而就算武侯爷已经体内真气大乱,武侯爷依旧是强撑着身体朝着龙头追去。

   

           在场的华夏人,那段辛密他们不知道,但是那个石碑代表的是樱花国之耻,此刻龙头要毁了这座石碑,武侯爷又急火攻心,已然是追不上龙头,阻止不了龙头那一掌十成功力的韦陀掌。

   

           “完了!那座石碑要被龙头给打烂了!”

   

           “武侯爷还是老了,处处慢龙头一拍啊!”

   

           不过就在这时,谁都没注意付心寒的身子动了。

   

           他无法动用内劲,付心寒肯定是不能飞身过去阻挡,但是付心寒绝对不会允许这座代表华夏驱逐倭寇的丰碑被樱花国人击倒!   

           付心寒双指不断的变化着指决,如果懂得观气术的人一定会看到付心寒身边此刻漂浮着一股不断聚拢的白色的气!   

           这股气居然在付心寒的指决驱动变化下,形成了一个围绕付心寒旋转的巨大符箓!   

           这符箓赫然便是不动泰山符!   

           这不动泰山符,原本是封建王朝时,王族下葬后,皇族御用风水师用不动泰山符贴于墓葬穴口,贴了不动泰山符,墓穴石门如同被赋予了泰山不崩不坏的神力,整个墓门外力难以破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