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都市奇门神医付心寒姚婉清 > 第1001章 你也配纹青龙?
         第1001章 你也配纹青龙?

   
           他们根本没有想到龙头身上居然还有这么稀罕少见的事情,同时龙头那弑母的想法,更是让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都觉得龙头这个人不是一个正常人,他已经是偏执到一种癫狂的程度,这种人,如果碰到机遇和条件,他可能真的达到他的目的!   

           龙头的讲的这些东西,果然如付心寒之前猜测,但是付心寒没有猜到龙头父母宫不和,他居然会因为血脉问题感到耻辱,还要弑母,这让付心寒觉得这龙头简直是个畜生。

   

           此刻付心寒打破了沉寂,他对龙头说道:“龙头啊,你这么憎恨你的血统,那你还活在世上干嘛,自杀得了。

另外你母亲这个华夏人生了你这么个玩意,你在你们樱花国被瞧不起,我现在告诉你,你在我们华夏你更是被瞧不起。

我劝你还是滚出地球吧!”

   

           一旁的武天超也是气的大吼道:“你还TM的要去弑母,你TM怎么不去杀上帝啊,你怎么不去怪上帝把弄到你妈的肚子里,什么玩意,老子这就把你那个鬼国旗给踹翻咯!”

   

           付心寒身边的大康也没忍住,指着龙头就骂道:“你还叫什么龙头,身上还纹着我们华夏四大神兽的青龙,你一个樱花国人也配?

依着你们樱花国文化,你身上应该纹奥特曼呀!”

   

           龙头之所以迷恋龙,给自己的华夏称呼带龙字,并在身上纹着过肩龙,只是因为他在他们西园寺家族的神社摆放着一把仿制大唐时期的青龙刀,刀把的龙头气势磅礴,让年幼的龙头就对那把刀着迷。

   

           并且那把刀是他们西园寺家族的圣物,只有族长才有资格去触碰那把青龙刀。

   

           此刻龙头用蔑视的眼神看着武道盟还有其他一干华夏人,他说道:“你们华夏人,就只会呈口舌之快,真功夫却不过尔尔!我樱花国国旗,我还偏偏就要挂在你们的武馆里!”

   

           龙头还在说话,那边武天超已经飞跃而起,朝着左木刚挂起来的樱花国国旗飞踹而去。

   

           “我见不得这破玩意挂在我们武侯府!”

   

           武天超的右腿横扫旗杆而去,旗杆下的左木,他一个旱地拔葱,直接原地跳起一个高度,这左木精通的是掌法,他一掌朝着武天超的飞踹二来的右腿击打而去。

   

           二人在空中一个快速的交手,武天超没有踹倒旗杆,他因为功力不及那个左木,武天超被左木打来的少林大力金刚掌打的从中直接失去中心点,翻滚落下。

   

           大康眼疾手快,飞跃到武天超降落点,稳稳借助了武天超,可这少林寺的大力金刚掌威力不容小视,哪怕是大康接住了武天超,两人也是被余力震的连连后退数步。

   

           武天超更是被打的出了内伤,吐出了一口鲜血。

   

           “这少林寺的大力金刚掌好生厉害!”

   

           “草,这个什么左木,应该也是樱花国人吧,TM的少林寺怎么搞的,居然把这种华夏绝学毫无保留的传授给了他们了!”

   

           龙头此刻冷笑道:“你说得没错,我的这十个手下,全部都是来自我们樱花国。

他们身上学的功夫,也正是你们华夏少林寺的功夫!”

   

           龙头这话一出口,武道盟这边都炸锅了。

   

           少林寺虽然是开设了俗家弟子武馆,传授世俗人功夫。

但是那些对外传授的都是浅显的功夫,甚至有些都可以网课教学。

   

           但是龙头还有他那十个身手厉害的手下,分明都是学到了少林寺那些非本门罗汉堂弟子,不能传授的秘传武技。

   

           付心寒去少林寺是求过学的,够资格学习少林寺的绝技,其中条条框框根本不是一般人能达到的。

   

           武道盟也有武者曾经去过少林寺求过学,没有关系没有人脉更没有大笔钱财疏通,他们最后根本学不到精髓,但是龙头他们却各个学的可能要比少林寺罗汉堂弟子还要精通,   

           这怎么能让武道盟的武者心里咽的下这口气!   

           同时武道盟的成员也开始对少林寺的人产生了极大的怨气。

   

           所有人的目光,几乎是一瞬间就盯向了长原和长如。

   

           “你们看我们干什么!我们什么也没干!什么也没教!”

长如大吼着辩解着。

   

           “两个少林寺败类!”

   

           “不知道收了龙头多少钱!”

   

           “你们少林寺神功真是越来越不值钱,越来越卑贱了,什么人都能学!”

   

           长如指着武道盟那边骂他的人吼道:“你们有什么证据,能证明是我们哥俩给龙头教的功夫?

龙头功夫都比我们俩高,他用的着我们给他教吗?

我警告你们啊,你们再污蔑造谣,我可不客气!”

   

           这长如也是恼羞成怒,说话没过脑子,他一句我可不客气了,这一下激怒了武道盟很多人。

   

           三湖省武道盟的人是搞不过龙头,但是少林寺这两个人,他们还不信自己搞不赢!   

           长原拉了一把长如,他对长如眼神示意别再说话了,激怒了那些人对他们没有任何好处。

   

           这些年少林寺罗汉堂的堂主怀骨出去当苦行僧十多年,长原在罗汉堂里很有说话分量,几乎罗汉堂的所有功法,他都可以接触到。

   

           要说龙头能有今天的修为,他长原‘功不可没’。

   

           此刻长原自知理亏,根本没法去辩解。

   

           他对龙头耳边说道:“我们哥俩现在要走,剩下的事情你自己处理吧。”

   

           “好,你们先走。”

龙头点头说道,龙头也看出来了,现场武道盟的人对长原和长如的愤怒之意,已经不亚于自己了。

   

           长原临走之时,他对龙头说道:“龙头,你现在习得我们少林寺这么多功夫,你也获益匪浅吧。

今天武较会之后,你龙头必定声名远扬,而我们我们兄弟可能会因为此事弄得出去躲藏一段时间。

你得给我们兄弟补偿!”

   

           长原这不是商量的语气,他这是逼着龙头让利。

   

           龙头今天拿下了江城,乃至三湖省一部分的庇护费,这是一笔没有成本的买卖,并且利益很大。

   

           长原和长如眼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