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都市奇门神医付心寒姚婉清 > 第998章 拜年的诚意
       第998章 拜年的诚意   
       不过就算是化境初期,在华夏武者之中,已经超越了百分之九十九的人。

   

       马洪平还被马乾坤收为了义子,被传授了马乾坤的密门绝技。

所以马洪平在武界的地位,可是被看做未来混元乾坤门的接班人。

身份也何其的优越。

   

       此刻马洪平看着付心寒,他也朝着付心寒伸出了手。

   

       马洪平一见到付心寒,就不断用五感在感受着付心寒的气场。

付心寒闯过了十八铜人阵,马洪平听闻付心寒仅仅才二十多岁,他不相信一个二十多岁的人能够达到化境修为,想当年他晋升化境,可是四十七岁的时候。

   

       此刻马洪平盯着付心寒,无论他怎么用心去感受付心寒的气场,却感受不到付心寒身上任何的武者气场。

   

       不可能啊,他身上怎么连一丁点武者的气场都没有,别说化境气场,就连最基础的后天武者的气场,也是丝毫感受不到。

   

       难道说,他是修炼了什么巧妙的收敛气息的功法?

这也科学啊,我现在的修为已然是化境,就算再巧妙的收料气息的法子,我也应该能感受到一丝一毫啊。

   

       马洪平伸出了手,他想通过握手的过程间接去摸付心寒的脉搏,就算掩盖了气息,马洪平不信付心寒还能掩盖的了脉搏起伏的特征。

   

       面对马洪平的握手,付心寒并没有拒绝。

   

       他没有必要去得罪一个武道高手。

   

       当马洪平和付心寒握手的瞬间,马洪平依旧没有通过脉搏感受到付心寒身上任何的内劲真气流动。

   

       难道说江湖传闻是假的,这小子根本就不是武者,他闯过十八铜人阵不会是个假消息吧?

   

       马洪平判断不出付心寒的修为境界也是情有可原,付心寒身受重伤,他的奇经八脉是被同样是医道高手的怀空大师封住了,再加上付心寒本身就精通一门爷爷教给他的收敛之法。

   

       别说是马洪平了,恐怕是武道八大家来看付心寒现在的身体状况,恐怕也不会轻而易举的看出自己的修为境界。

   

       马洪平和付心寒松开了手,马洪平没有摸出付心寒的武道境界,但是他却依旧说道:“付总你真是高人不露相,露相不高人啊。”

   

       这句话多少有些正话反说的意思,但是听在除了付心寒之外的人的耳朵里,都觉得这是马洪平在夸赞付心寒的修为。

   

       付心寒也知道马洪平这是摸出自己的修为,把自己当成了一个非武者的普通人,估计现在马洪平在猜测自己到底是通过是什么方式,耍了什么计策闯过的十八铜人阵。

   

       不过马洪平心中也知道,就算付心寒不是武者,用其他方式通过十八铜人阵,那这个付心寒的其他方面能耐也是极为不简单。

所以马洪平虽然眼神中对付心寒武道没有修为表示轻视,但是付心寒这个人,他却没有表现出懈怠。

   

       于海今天特意来拜访付心寒,最终目的就是和付心寒和解。

毕竟得罪一个化境不划算,而且于海也算过一笔账,除去付心寒这样一个化境武者的代价太大了。

   

       此刻于海对付心寒说道:“付总,我希望我们之前的误会,可以冰释前嫌。

这样吧,作为我的拜年的诚意,付总你收下这个吧。”

   

       于海身边的马洪平拿出一个小木盒递到付心寒的手里。

   

       马洪平是打开盒子的盖子递给付心寒的,盒子里是一枚雕刻了乾坤两字的令牌。

   

       只听马洪平说道:“此令牌是我们混元乾坤门的尊者令牌,持此令牌者,涉及江湖武道事务,只要不违背武道规矩,我混元乾坤门都可为你办一件我们能做到的事情。”

   

       马洪平忽然眼角朝着那边的龙头瞄了一眼,他随口就说道:“如果付总你想让我处理掉那个刚才烦你的那位,我现在就可以出手。”

   

       于海也是点点头,显然于海对龙头猖狂无度的行为,包括之前几次合作时,明明龙头应该听从于海指挥,但是偏偏龙头却对于海态度懈怠,连阳奉阴违都没有,这一点于海早就记在心中,这是一直没有收拾龙头。

   

       付心寒看着于海给他的拜年礼物,付心寒思忖了一下,他收下了。

   

       付心寒收下也不代表付心寒要和于海冰释前嫌,更不是有意要借助混元乾坤门的势力,付心寒只是想今天借助一下送上门的势。

   

       付心寒近期都不能动用内劲,他不妨就借助一下于家来打压一下龙头。

待自己内劲恢复,付心寒再去找龙头亲自算账。

   

       另外付心寒也在担心于飞龙那个恶少在上次自讨其辱后,会干出报复自己或者自己家人,付心寒还是想通过于海来稳住于飞龙。

   

       所以付心寒收下于海的礼物,也仅仅是虚与委蛇罢了。

   

       于海见付心寒收下礼物,他心中的目的达到了。

于海又看向龙头,然后问付心寒的意见道:“付老弟,这个人之前是不是对你不敬?

如果你需要我做什么,我帮你做了便是。”

   

       龙头听到于海的话,龙头面色变得很难看,他不怀疑于海只是说着玩玩,或许于海不会真的把自己怎么样,但是说不定于海为了结交付心寒,他真的会让马洪平收拾自己一顿,让自己的颜面扫地。

   

       付心寒斜看着龙头,龙头的表情很难看。

   

       付心寒说道:“其实我和龙头也没什么,不过如果龙头非要咬着我不放,可以试试看。

于总您的好意我谢过了,我的事情,我还是可以处理好的。”

   

       付心寒这句虽然说的四平八稳,于海听着感觉便是付心寒的实力够强,根部不需要出手,他自己就能随随便便收拾了龙头,不出手只是付心寒懒得和龙头计较。

   

       龙头听着付心寒的话,觉得付心寒这是挑衅,这是对自己的侮辱,同时龙头更是觉得付心寒虽然是拒绝于海好意,但是明着却是在告诉自己,自己身后现在有于家来撑腰,只要他敢再招惹付心寒,不用等付心寒自己动手,于家可能都会代劳来敲打龙头。

   

       龙头气的面色涨红,他更是沉默着一句话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