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都市奇门神医付心寒姚婉清 > 第993章 咽下了这口热血
         第993章 咽下了这口热血   
           丁一祥此话一出,所有人哑然无声了。

   

           丁一祥更是更说:“而且万一第二局便是龙头亲自出手,我看武天行他上去别说找对手薄弱点了,还没找到薄弱点就会跟唐门主他们兄弟一样,被打的体无完肤了吧!”

   

           “丁一祥,你这不是灭自己威风长他人志气嘛!”

有人不爽道。

   

           不过尽管都不爽丁一祥的话,但是不可否认,丁一祥说的一点没错。

   

           “怕个球,大不了我们不来什么三局两胜的武较会了,我们武道盟人多势众,我们这么多人,跟他们拼了!”

   

           就在这时,龙头忽然拍着手掌然后走上了比武场。

   

           “很好,斗志很高昂嘛。”

   

           龙头一直走到比武场正中间,然后他面朝着武道盟众人。

   

           “你们之前一直说我暗算了唐震龙,其实我让我的手下和唐震龙过招,并不是仅仅是让我的手下在唐震龙手里练招式,主要是唐震龙他太弱了,不配和我交手!”

   

           此刻唐震龙已经被掐人中叫醒了,但是听到台上龙头这番话,气的更是咬牙切齿,胸腔憋火,再次给气昏厥了过去。

   

           龙头用蔑视的眼神看着武道盟众人,然后开口道:“这样吧,你们不是想一起上吗?

你们不是觉得之前唐震龙一人对战我的十个手下是我暗算他吗?

好,那我就给你们一次机会,你武道盟选十个人出来,我来和你们十个人一起过招。”

   

           “龙头,你也太猖狂了吧!”

   

           “这是你说的,你可不要反悔!”

   

           武道盟那边一个个指着龙头心情激动的吼道。

   

           不要说武道盟那边觉得龙头狂妄自打,就连龙头这边,长原和长如也是眉头一皱。

   

           长如也私下抱怨说道:“龙头未免也太自大了些吧,他自己也不过先天武者,他以为他学会了韦陀掌就化境之下无敌了吗?

按照今日武较会三局两胜,我们本来是稳赢,犯不着冒着这等危险。

等会万一翻车了,那岂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长原也是不满的说道:“龙头必然是听到付心寒闯过十八铜人阵,我们对付心寒的态度一百八十度改变,处处劝说他不要和付心寒为敌,让他龙头那个倔脾气不舒服了。

龙头也是自命不凡之人,他肯定觉得自己不会输于付心寒,现在他点了武道盟十个人,就是打给我们和付心寒看的!”

   

           “你觉得他打十个,有戏吗?”

长如问师兄道。

   

           长原思忖了一下,然后说道:“半年前的龙头的实力必然没戏,不过龙头武道天赋很强,半年就领悟了韦陀掌的精髓,这半年来我们也没和他再过过招,他有多大能耐,我还真不好说。”

   

           龙头在比武场上对武道盟的人挑衅式的手势勾了勾手指头:“给你们一分钟选人的时间!别让我等太久。”

   

           因为现在是十打一的局面,武道盟这边重新拾得自信,他们还不信了龙头能逆天,还能一个人独战他们十个三湖省的好手!   

           武道盟那边很快就选了十位武者,其中武天行、丁一祥这类的好手必然在其中,至于武天超,没人推选他,他也懒得毛遂自荐,武天行临上台前,武天超拉住哥哥武天行。

   

           “你小心点,我总觉得这个龙头不简单,等会比试的时候,你别傻不愣登先上去动手,让别人先去试试水。”

   

           武天行瞪了自己弟弟一眼,他有些嫌弃弟弟这番话,自己现在可是武侯府的少门主,自己要是一动手退避,那就武侯府的面子何存!   

           武天行只是简单说了一声:“我知道了,然后就朝着比武场上大步走了上去。”

   

           随着双方摆好了架势,这十打一的比斗,一触即发。

   

           “别墨迹了,动手吧。”

随着龙头把自己上身的衣服扔到了台下,彻底漏出了肩膀上的那个颜色鲜艳怖人披肩四爪龙!   

           衣服落地的瞬间,龙头身上龙首扭动,他的身体肌肉爆发,龙头就跟一头崩裂的火牛一般,朝着对面十个人的阵型冲撞了过去。

   

           龙头这一出手,便是少林寺绝技金刚降世!   

           一招金刚降世,力量全部集中于肩肘,龙头身法极快,台下普通人根本难以用肉眼捕捉到龙头的身影,等看清龙头身影时,已经是一声闷响,武道盟一人发出一声惨叫,已然是被龙头一肘击中下巴,从比武场上连翻带滚飞出十几米,再爬起来时,已经满嘴是血,头部昏沉,摇晃几下再次栽到在地,看某样,怕是打的头部出了问题,已经失去战斗力。

   

           武道盟这边上来就少了一人,不少人也是被龙头这开局一手吓得倒退数步,心跳加速,心中生出了惧怕之意。

   

           武天行大喝一声,他心中沉重,仿佛他一人背负着武侯府和武道盟的荣辱。

   

           武天行是第一个朝龙头发出进攻的人,他拳头鼓起,全身气劲凝聚在右拳拳心。

   

           一招武家拳中的流星赶月,便朝着龙头的面目追去。

   

           “武侯府的功夫倒是有点东西!”

   

           龙头嘴里赞道,他身形不退,反而是刚才肘击动作迅速变换,居然是在短暂的一秒内,靠着身形变化,将右臂完全展开!   

           龙头同样是右臂大开大合,也是打出一招雷霆般的一拳。

   

           这一拳,乃是少林罗汉拳中的力拧锤!   

           台下的武侯爷眼瞅着武天行就要和龙头对拳,他的身子微微触动了一下,不过但是武侯爷很快又强压住了自己欲要上台的想法,他始终没有飞身上台阻扰。

   

           武天行拳头不断加劲,他内心在呐喊:我绝对不会丢了我们武家的威名!我要证明我够资格继承我爹的武侯府!   

           武天行的拳头和龙头的拳头对撞在一起,武家拳能够在江城赫赫有名,可并非浪得虚名,武天行虽然内劲不及龙头,但是依旧靠着全身发力和武家拳的巧妙之处,硬生生的顶住了龙头的这拳。

   

           武天行没有飞出比武场,他只是在比武场身形在空中翻腾了几下,然后武天行落地的瞬间,就半跪在了地上,他胸腔一股热血在翻腾,但是武天行居然强忍着痛苦,他咽下了这口热血。